約莫兩個時辰後,大梵天才幽幽地甦醒。

人稍稍有些氣力撐起身子半臥在床,但人還是黯淡無光,整張臉像是六十多歲飽經風霜的老人般皮鬆肉垮,疲憊之感不言可喻。

「唉,好苦喔!」大梵天幽幽地歎道。「眾生好苦喔,我也好苦啊!為什麼不能在仙島上超渡這些亡魂,非要來這裡呢?這裡的眾生怨氣太重了,我在這裡只覺得苦啊!」

「這是神州的護法神與這些眾生協調的條件,要這些亡靈走,就要有人受跟他們一樣的苦。」佛道子接到護法神回覆的訊息說。

「啊,是啊,要有肉身替代受苦。這便是因果。人種下的業,要由人來承擔,神仙沒有肉身就不能幫眾生擔業障。即便是至高無上的造化要渡世人,也一樣要有肉身在凡間,才能幫眾生啊。」大梵天閉目低語。「唉,好苦啊!」

「那為什麼是我們呢?」大梵天問。

「我們與地心人有很深的因緣,他們召喚我們進來。我們只是隨順因緣罷了。」佛道子在此刻與天地感通,所有的問題像是自然有了答案般地出現在他口中。

「啊,是啦!我們跟這塊大地的眾生都有很深的因緣,我們曾無數次在這裡發下大願。」造化要兩人能甘願擔任此次任務,因此通過大梵天的靈通能力傳達。

「是喔,你發過什麼願?」

「願渡一切苦!」大梵天苦笑。

「那我也有發過願嗎?」

「有,無數次,很深的愛力發願。」

「是嗎?我過去世發過什麼願?」

「很多世,都發願要為人民服務。」大梵天大笑。「好毛澤東喔。每世起義打仗都是為人民打抱不平,為人民起義。只是用錯方向,沒有想開民智、啟靈性、求解脫,所以一身因果脫不去。」

聽得佛道子一臉扭曲。難怪自己每次聽到「為人民服務」時,就會渾身起機皮疙瘩、熱血沸騰。

「唉,我的又是什麼願啊!渡一切苦?可是我好苦啊,又該怎麼渡人呢?」大梵天說。

「對了,方才音流之時,造化傳訊要你:『無有悲傷、無有恐怖、不淨不垢、不生不滅,還你本來面目』。」佛道子說。

「啊?這豈不是佛了嗎?」大梵天困惑著。

「難道你不是嗎?」佛道子問。

大梵天被問倒了,她依舊不解地看著佛道子。

「我們修行人不就是要體悟自己的佛性、與天地一體、與造化同一體、頓悟成佛嗎?」佛道子說。「因為你不覺自己是佛,不認你本來面目,只抓著世間累世輪迴的樣貌,所以苦、所以有怨、所以悲傷。」

一席話聽得大梵天悲從中來,數世的輪迴只留下無盡的傷痛,此世的修道卻是受盡背叛、委屈、傷害、貧困、潦倒,這一生只有「苦」字可形容,回想這一生,彷彿歷劫歸來,不由得放聲大哭。

佛道子轉身過去,不忍再看。他雖知道這發洩也是療癒之一,但回看大梵天一心求道的歷程,他明白大梵天的哭聲裡帶著多少委屈辛酸,他心中不忍。

當哭泣聲逐漸轉弱,大梵天彷彿像是被造化洗滌一番,整個人一掃陰霾,透出光亮。

「那我們下一場要去的是無極聖山嗎?」大梵天問。

「是,那裏很危急了,急著召喚我們。」佛道子閉目請示造化,同時傳達造化之意。

「好吧!那就去吧!」大梵天輕笑著。「感恩造化讓我們來當馬前足,為祂效力,一切甘心。」

只是隔天一早,白龍書生擔心大梵天的身體不適,因此改變了行程,先休息個兩天再前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