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十一:故地重遊

 

冷凝香一下飛機就直奔公務,留下一疊行程資料給阿燦三人,約定在京都一家千年旅館碰頭。

 

好在玲子是半個日本人,說得一口道地的日語,負責帶著兩人搭著地鐵到達京都。

 

時間臨屆著名的櫻花季,整個京都充滿著外地遊客,好不熱鬧。

 

然而她們下榻的千年旅店卻奇異地只有她們這一行人入住,讓阿燦感到離奇。

 

旅館老闆娘是一個半百婦人,身著傳統和服親切地跪坐門口迎接。阿燦吞了吞口水,有些發昏。

 

『這家是誰定的?』阿燦小聲問。

 

『是香香定的啊。我們沒人有空搞這些事。』心心小聲回答。『怎麼啦?』

 

『等一下說。』阿燦說。

 

老闆娘跟兩位女侍提著行李引領三人往房間走。

 

沿途介紹這家旅館的歷史、擺飾跟設計。

 

這間旅店在千年前曾是安倍晴明親手設計的宅邸,傳說這個宅邸一夜建成,自落成後安倍晴明只來此住一晚,便不曾再來。這整個旅店彷彿是京都城的縮影,對應著京都的北玄武、南朱雀、東青龍、西白虎的方位,處處留有安倍晴明精心安排的痕跡。

 

極其特別的是,宅邸中央有一個禪宗式枯山水庭院,正中央位置是一個五芒星的水井,而四周看似不經意擺放的三顆大石彷若虎形、龍態倨守三方。

 

據聞這個水井彷若風笛,風大之時,水井會發出嗚咽的聲音,猶如女人哭泣之聲,不知情的人會以為裡頭真的有個女人呢。

 

終於走到她們下榻的和室,阿燦整個人都癱軟在地。

 

『我覺得這屋子的氣好怪喔。』心心小小聲地說著。

 

『嗯,你有看到那個老闆娘嗎?她是個狸貓精。』阿燦躺在地板說著。

 

『啊,難怪我覺得她的氣好濃濁,有股怪怪的味道。』心心恍然大悟。

 

玲子從頭到尾一句不說,只是定眼看著窗外的枯山水庭院。

 

『這裡看起來不只有狸貓精而已,』阿燦爬起來倒了一杯熱茶來喝。『沿途都有白狐妖的味道,合著我們是進了賊窩了。香香怎麼訂的房間,竟然給我們這個大禮。』

 

『香香何時到?』玲子終於開口了。

 

『她說晚餐就到了。』心心說。

 

『阿燦,我們今晚有場硬仗要打。』玲子說。

 

『你看出什麼來了?』阿燦問。

 

『你不覺得奇怪嗎?這麼著名的旅館,竟然只有我們一組客人?』玲子說。

 

『嗯,感覺是特意等我們的。』阿燦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但是,什麼目的?』

 

『你在東北亞那一役後,我們掌握了魔星人的動向,發現有一批潛入日本京都。再加上不久前,北方妖、獸、精、怪們彼此間相互往來得很頻繁,像是某種串連或聯盟正在成形,但是其中一個部族卻在這個時候脫離了這個聯盟,消失在北方。』

 

『妖獸精怪彼此都瞧不起對方,怎麼可能合作得起來,祂們之間不要打起來就不錯了,還聯盟勒。』阿燦驚訝著。『你說有一個部族脫離祂們,是那個族群?』

 

『狐妖。』玲子說。『整支狐妖部落就突然消失了。我們猜測祂們可能不想介入魔星人跟人類的爭奪,所以乾脆神隱。當然,還有一種可能,這是我們最不希望的一種。』

 

『是什麼?』阿燦可以感覺玲子話語中的沈重感。

 

『那就是狐妖跟魔星人結盟,條件是,魔星人要幫他們救出白狐妖王。』玲子嘆口氣,『如果白狐妖王現世,那就是一場災劫了。』

 

『那跟京都有什麼關係?』心心問道。

 

『京都,在千年前正是日本的平安時期的首都,當時的恆武天皇受到妖女迷惑,將首都遷至平安京,就是現在的京都城。在這個陰陽交會之處建立都城,改變了平安朝的風水,到了平成天皇的時候,年幼的天皇禁不住狐妖媚惑,以邪術、咒術打開了陰陽之口,讓無數妖魔鬼怪都得以出入人間。這就是為什麼安平時代特別多鬼怪的原因。』玲子喝了杯茶後繼續說道,『因為鬼怪橫行,因此陰陽師們開始出世降妖伏魔。直到安倍晴明時,深得當時天皇的信賴,讓他重新設置京都的風水,因此他請了四神獸鎮守四方,並且安置寺院、請神佛入龕以神力護持京都城。這個舉動引起了白狐妖王的不滿,率領妖鬼精怪一起圍攻安倍晴明,這一仗打了七天七夜,最後妖王被封印,狐妖們則四散逃逸。為防妖王拖逃,安倍晴明傾一生神力在清水寺畫下了千年之符,確保這一千年都鎮得住白狐妖王。』

 

『哇,所以一千年的時限要到了?』阿燦問。

 

『嗯。』玲子感到無比沈重。

 

『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啊?』心心問。

 

『因為,我是陰陽師,安倍晴明。』玲子說。

 

這下輪到阿燦跟心心下巴掉下來。歷史聞名的安倍晴明竟然在她們眼前,阿燦還沒事對她拉拉扯扯的,多失禮啊!

 

『那請問安倍晴明大師,您設計這個宅院的用意是?』阿燦恭敬地說。

 

『這個地方是白狐妖們精氣的根源,祂們由這塊地所養,因此這是第一個封印處。宅邸一落成,白狐妖們為了回來救祂們的精魄,便落入我設的結界裡,從此封印了整個白狐妖族的根氣。』

 

『所以這宅院地底下有白狐妖的魂魄?』心心有點結巴地問著,其實她膽子小,心底已經毛得不得了了。

 

『那祂們多可憐啊?被封印在這裡,靈魂沒有解脫、提昇的機會,那是不得超生的痛苦啊!』阿燦叫了起來。

 

玲子並沒有回話,只是看著遠方。

 

當時封印,已經是傾盡一生神力,而他也在這之後迅速衰老,數年後便仙逝了。這當中無奈與莫可奈何不足為外人道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