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十五:風起雲湧

 

妖王回頭看到阿燦,臉色大變,『藤光君。』

 

『藤光?』玲子跟心心同時看向阿燦。

 

阿燦將冷凝香交給心心,回頭盯著眼前的生靈。她形似冷凝香,能量卻更黑暗濁重。蒼白發青的臉上流轉著不同鬼魅的影像,讓阿燦好生困惑。『雲夕?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雲夕撇過臉,不敢面對阿燦。

 

在誅殺藤光之後,雲夕大開殺戒,吸走修道者的能量,吃掉鬼魅的魂魄壯大自己,藉著殺掠逐步成為妖中之王。她早已不是藤光當年手把手教養長大的小白狐,她不再是那個清麗的小少女雲夕。

 

此刻的她滿是罪孽,雙手血腥,非妖非鬼非人。她不願讓愛人看到自己這份醜陋,她情願藤光永遠記得自己最美好的那一刻。

 

『阿燦,你們認識。』玲子問。

 

『嗯。我一手養大的白狐,帶她修煉。曾想過我們可以一生一世,遨遊仙人界。殊不知,她沈溺於人間勝於愛我。』阿燦說話時的神態猶如藤光看著雲夕,那個悠然淡雅的仙男子,不論世事如何變遷,他總是掛著一絲微笑,淡看人間。

 

是這份淡然深深吸引著雲夕,她始終不懂,為何藤光總是微笑著,即便無奈、即便痛苦,他始終笑看自己。彷彿自己是他珍愛的孩子,永遠都接納著她,即便她殺了他那刻,藤光臉上仍然帶著那一抹微笑,彷彿早在他預料之內,也像是他甘心情願。

 

那抹微笑成了雲夕心中永遠的痛,因為這一生再也不會有人像藤光這般縱容著自己了。

 

『她長得很像香香。是香香的前身嗎?』玲子問。

 

『我以為你封印了妖王?』阿燦回問。

 

玲子兩手一攤,一副我不知道的樣子。

 

此刻有一小批魔星人潛入京都,從密道進入逐步靠近清水寺。

 

這是陰陽師安倍晴明當年以重重符咒結界的密道,不知道咒法的人是無法進入地下,而此刻魔星人藉著結界的力量隱身在京都城內,以此躲避總部的追蹤。

 

領頭的人正是銀髮男子,阿燦的師兄歐陽無缺。

 

他拿著安倍晴明親手繪製的地圖穿梭在複雜的密道中,逐步解開密道中的咒法。無缺真心敬佩這個為京都奉獻一生的修真者,若沒有這份地圖,他們可能就在密道中被安倍的設置的陷阱給滅了。

 

無缺陰著一張臉向清水寺挺進。雖然日本上下已無真正修真者,寺院僅是一個觀光場所,早已失去誠心向佛的力量可以擋得住他們。但是安倍晴明的真身仍像一個巨大的網子,細細密密地保護著整個京都城,這讓無缺一行人只能步步為營,不敢大意。

 

他奉命來到京都救出白狐妖王的精魄,同時毀掉安倍晴明在京都的真身。真身一滅,安倍晴明在京都設下的結界與守護力量都將消失,他們便可以順利打開陰陽魔界,釋放原先被封印的夜叉諸鬼,屆時,不需摧毀人類,人類也會自己沈淪慾望地獄,只要稍稍催化最醜惡的人性,人類自己就會毀滅自己。

 

一行人走到了密道的盡頭,密道位置已經接近了清水寺觀音御像的下方,他們已經到達了目標所在,此刻他對著地圖研究許久,感覺眼前這堵牆不太對勁。

 

『將軍,沒路了。』無缺的護衛破軍說。

 

『嗯。』無缺點點頭,繼續研究手中的地圖,安倍晴明在地圖裡隱藏了一些暗碼,特別在這個位置上畫了一個千手觀音像。

 

無缺閉眼思索一陣,想起清水寺那尊獨有的觀音像。他起手打算根據清水觀音的千手像結起手印,當他雙手合併那刻,他停了下來猶豫著。如果施術錯誤,打開的空間就會把他們捲進去地獄裡。安倍晴明會給這麼簡單的暗示嗎?

 

無缺想到一般千手觀音有四十條胳膊,而清水寺的觀音卻有42條胳膊,最上面的左右兩臂向上高舉,合捧著一尊小佛像,表現了獨特的觀音神力。但是在地圖的畫像上,觀音的兩條胳膊在頭頂合十,並沒有合抱小佛像。

 

他想到在《大日經》中有關於觀音頂佛的描述:「北方大精進,觀音自在者……微笑坐白蓮,髻現無量佛。」。《龍樹十二禮》也有談及:「觀音頂戴冠中住,種種妙相寶莊嚴,能伏外道魔憍慢,故我頂禮彌陀尊。」 

 

無缺決定放下手印,雙膝跪地雙手合十頂禮,並在內心祈求著觀音世尊。

 

頓時,密道裡佛光立現,眼前的的牆消失,隨即打開了一個密室,房間內供奉著正是清水寺密傳不公開的千手觀音像。

 

這尊觀音像自供奉以來,以無比靈驗傳為人知,在平安朝時,千手觀音更是不下數次化現人間,協助安倍晴明一同護守平安朝。

 

在安倍晴明離世後,清水寺離奇地遭到盜賊入侵數次,雖無財務損失,但是寺院每尊佛像都移了位,因此寺院住持決定將千手觀音像藏至密室,是清水寺內不外傳的密佛。而今一般觀光客所參觀的其實是千手觀音的複製像,但由於大家只是來參觀瀏覽,自然沒有人會在意此像有佛否!

 

魔星人無人可以忍受密室綻放的佛光,因此紛紛退後至暗處隱藏,但無缺彷彿視之無物一般邁開大步入內。

 

密室之內,除了觀音本尊立於正中央外,左右牆上繪有大黑金剛護法神,頭頂是一個五行八卦圖,地上是一個七星陣法,四周以燈泡代替燭火,上百顆橘黃色的燈泡映得整個房間有種祥和平和的氣氛。

 

中央的觀音像古銅色的法身和莊嚴的法相佇立於屋內,千年來任紅塵來去,見過無數個生死輪迴,一雙慈悲眼眸始終凝視世間疾苦,無缺仰望視之,心中不由得一陣酸楚。

 

走進屋中,頭頂的八卦鎮法與腳底的七星鎮法兩股不同的鎮邪力量,但是都是極為強大的降妖伏魔鎮法,這兩股力量正從外而內將無缺絞碎般壓迫而來,他只能一再地發功與之抗衡。

 

他胸口正在承受窒息般的痛苦,同時還要忍受內在不斷地尖叫吶喊的悲憤之情。那是種對世間不平的抗議、對神佛冷漠的怒吼,恨滿天神佛無視他的痛苦、怨這世間的一切讓他無人可靠、無處可去,那種深種的苦早已遍及他的身心靈,此刻重回到觀音菩薩面前更令他難以忍受,他只想徹底爆發毀了眼前的一切,毀了自己。

 

然而即便內外異常痛苦,無缺依舊冷面挺立於佛前。他早已千錘百鍊,吃過各種苦難、刑罰、羞辱、煎熬,輪迴數十次,痛苦就是他的靈魂,他們早已融為一體,沒有什麼可以擊倒得了他了。

 

『孩子你回來了。』觀音現前,立於無缺之上。菩薩彷彿看到當年安倍晴明牽著這個小男孩的手來到祂面前禮拜,請菩薩見證安倍晴明的收徒儀式。

 

『菩薩,』無缺雙手合十禮拜。

 

『你要做得太大了,回頭吧!』菩薩彷彿明白無缺的計畫。

 

『菩薩,我不想在這麼痛苦過下去了,我天天都像被無數痛苦啃咬,無一日可安寢。請菩薩成全我。』無缺咬著牙不讓自己的軟弱浮現。

 

『你太倔強了,凡你所要,皆不願放手。凡你所想,勢必達成。定要以一人之力力挽狂瀾,這才是你吃苦原因。』

 

在無缺的生生世世中,觀音菩薩一直都是他生命中的貴人,在他迷惘的時候為他指點迷津;是菩薩牽著他的手將他交給師父,讓他生命有了依靠;是菩薩陪他渡過安倍晴明離世的悲傷。

 

但此刻他明白自己早已沒有回頭路了,這一猶豫,就是萬丈深淵了,現在的他只能往前。無缺咬著牙忍著心中如戰鼓般的心痛,直到嘴角滲出血絲。

 

菩薩看著無缺隱忍著身心靈的痛苦,心中萬般不捨。但是無缺並不願意菩薩幫忙,因此菩薩也無法為他做什麼,祂只能為他送上祝福,將五行八卦與七星鎮法的能量隔絕於他之外,減輕無缺的痛苦。

 

『隨你吧!孩子。』菩薩隨順眾生願,自然也讓無缺嘗試他的心願。

 

 語畢,觀音與萬丈光芒剎那消逝。

  

無缺誠心頂禮後便結起手印同時念咒,從觀音頂部的佛陀像中引出一顆黑得發亮的精魄,無缺左手一收,就將精魄收到預先準備好的寶盒之中。此盒是以黑洞能量精練而成的,可以收納最具爆破性、毀滅性的能量,更可以隱匿所有藏之於內的各種物品,彷彿消失在宇宙之中,只有主人才能喚回寶盒中的物品。這是宇宙中人人都想得到的寶物。精魄堪稱是集天地至惡於一體,若是使用不當,還會被反噬。若無黑洞寶盒收納,這股能量還可能會反客為主,吞噬無缺的靈魂,佔據他的肉身。

  

 

無缺還是小童之時,就曾看過安倍晴明將妖王封印於千手觀音之中,當時安倍晴明就讓他默記下封印的手勢跟咒語,讓他負責看守妖王,以免受到外魔侵擾,沒想到,安倍竟養了一個小魔在身邊,在千年之後解除妖王封印,為這世界帶來一場番天覆地的災難。

 

 

 

看著盒中的精魄,無缺的心中萬分感慨。安倍晴明傾盡一生功力所封印的妖王,其實早在安倍離世後,妖王的魂魄也脫離了封印轉世投胎去了。世人皆以為這裡仍有妖王,其實這裡只有妖王當年精鍊出最邪惡的一塊能量而已。

 

 

 

話說,當年妖王被封印在菩薩頂部的佛陀像內,她從不斷咒罵到日夜哭求,求著菩薩能給她一條生路,讓她可以重新做人。原先這只是一個嘗試,妖王並無真正悔意,但由於她曾吞下了藤光大仙的丹球,十多年來她始終無法收服這股至正至陽的純然仙氣,反倒在封印的日子裡,這股仙氣教化了妖王,讓妖王心生懺悔之念,此念一生,便感動了菩薩。菩薩不忍眾生受苦,於是允諾讓妖王可以重新投胎做人,唯一的條件便是留下所有至邪至惡的能量,方可重新做人。當時的妖王急於想要離開,因此就算百般不願,也只能同意。

 

 

 

無缺發現有異之時,妖王早已消失人間了。

 

 

 

現在精魄有了,再來就是安倍的真身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