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十六:百轉千迴

 

無缺走出密室後,左護衛貪狼從黑暗中走出來,在無缺的耳邊細語,無缺眼色一沉,微微點頭。他知道地球防衛總部的人必然會發現京都御年館內有文章,因此早派人在附近埋伏。果不其然,埋伏的人看見大名鼎鼎的山口玲子與兩個女性一同進入御年館入住,入夜之後,總部公關部發言人冷凝香也隨之入屋。但御年館內部卻漆黑一片,彷彿屋內並無人煙。其後總部偵查防衛隊潛入屋內,又快速離開,似乎跟他們一樣找不山口玲子四人的行蹤。

 

這意味著她們發現陰陽魔界的入口了。無缺心中彷彿壓著一塊大石,沉得他難以呼吸。自從他與小師妹重逢後,他的胸悶的次數驟增,常常需要很用力才能吸入氣息,那也表示,他需要更用力地把往事從心頭劃開,才能不讓過往的人事物鋪天蓋地讓他窒息。

 

如果現在就把安倍晴明的真身取出,解除他在京都的封印,釋放京都城內的魑魅魍魎出來,玲子四人就回不來了。

 

無缺簡直頭疼。幾經思量過後,他令左右護衛各帶一小批人到安倍晴明設下的五芒星位置上聽候指令。當年安倍晴名以京都御所為中心位置,輻射出去北至上賀茂神社,東北南禪寺,東南清水寺,西南松尾大社,西北金閣寺,各自設下式神守護京都,五大神將加上四神獸定住京都,以保千年不受鬼怪侵擾。如今時限將至,京都這場大劫是免不了了。

 

所有護衛離開後,無缺改換行妝獨自步上京都城街道。

 

在平安都這裡,心心接通天地之氣灌以香香,讓冷凝香得以恢復意識。

凝香醒來看到房內各人尚有些恍惚,等目光觸及妖王之時,忍不住一聲嬌呼。怎麼會有一個長得這麼像自己的人,穿著白色和服一臉陰陽怪氣地模樣。

『她是誰?怎麼這麼像我?我怎麼了?』凝香一連好幾問,問得都是大家心中的困惑。

她記得她走進這家千年旅店之時,一度感到氣場上有一種強烈的吸引力,彷彿自己回家一般,既熟悉又激動,接著自己就開始逐漸昏沉,身軀發軟無力,彷彿需要用力拖著腳才能行走。最後就不醒人事到現在。

『香香,這是你的前身,白狐妖王。她藉著你引我們所有人來到京都,只是我們又走得更遠一點了,我們現在正在平安朝這個時代。』玲子簡介了一下來龍去脈。同時她不動聲色地佈起結界,保護一行四人的安全。

只是同時期間,四周的妖魔逐漸凝聚在房外伺機而動,彷彿整個京都城的鬼怪都到齊了。這股強烈的妖氣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心心方才全力接引天地之氣給香香,現在整個人有些透支,尚需時間恢復,而香香缺了一個魂魄,整個人有些恍惚無力,四人之中,僅剩玲子跟阿燦兩名戰力,權衡之下這場對決只能智取了。

兩人之中,一人曾是妖王的敵人,一人曾為她的師父、愛人,對她都有一定的認識,兩人對看一眼,明白對方所想與自己相同。

『雲夕,今日若是復仇成功,我們都死了,你又待如何?』阿燦首先發話。

『哼,那還用說,我依舊是這片天下的王。』雲夕輕蔑著說,似乎阿燦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

『雲夕,你脫離這個世界太久了,你好像不知道現在這個星球已經變了。』阿燦說。『我們從阿修羅星系來到地球的光景跟現在截然不同了,你有發現嗎?』

妖王眼露疑惑。

『你的時代距今已經千年了,你要不要看看這一千年後的地球是什麼樣子?』玲子接話。

語畢,玲子以靈力打開3D屏幕,讓妖王可以看到整個地球的樣貌。

妖王瞪大眼睛不敢相信,整個地球就像是一顆金黃色的明珠,光亮而璀璨,整顆星球散發著一股美好而柔和的能量,那是種提昇、進化的能量場,相較於她剛來地球時充斥著慾望、邪惡、殺戮的能量,竟有如此大的天差地別。曾幾何時,這裡竟然有這麼大的變化?

『妖王,地球早已天翻地覆的更新了,早已容不下你做惡,你要做誰的王?』玲子冷笑道。

『雲夕,你應該有感覺,整個妖族過得比以前更痛苦,不是因為被封印的緣故,而是大家都受不了地球改變的氣場,大家都卡在這個進退不得的痛苦裡,你感覺到了嗎?』阿燦和緩的說服著。

妖王靈力一動,連接著整個妖族的氣場,果真感受到每隻小妖們痛苦不堪,紛紛抱怨,現在世道難,人心難以媚惑,小妖們吸不到能量,反而常常被正道的氣場壓著打,日子過得比以前更為艱難。

『妖王,救救我們,我們真的過不下去了,我們真的很想走了。』妖妖們哭求著。

這下妖王的臉色更是慘綠,不在此為惡,那她能去那兒呢?她的時代就此結束了嗎?

不,她不要,她眷戀那個呼風喚雨、玩弄人間在股掌間的滋味。

『你要不要看看,你若堅持要與地球正道對抗,你的下場?』玲子看透妖王的猶豫,決定加一把火。

妖王聞言一動念,就在內在的靈視力裡看到了妖族在地球的日子過得極其艱難,在正氣的拓展之下,小妖們一個個的消失,連妖王也難以有開展的空間。看到這個未來,妖王十分氣餒,好不容易回來了,卻發現天下早已易主了,這怎叫人不無奈?

『雲夕,你在冷凝香的靈能場中沈睡了很久,你有沒有看到,你的這個人生過得如何呢?』阿燦問。

妖王表情茫然。她知道冷凝香是她的來世,但是她從來都瞧不起這個來世,既無稱王又無神力的一個弱女子,她的人生與妖王有什麼關係呢?

『雲夕,你再看看凝香,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阿燦說道。

妖王轉頭看著地板上倒臥的冷凝香,突然間,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這是她的來生?

『你也看到了是嗎?』阿燦柔聲的問著。

阿燦知道雲夕看到了什麼。

雲夕向來都是個心高氣傲的人,凡是都不入她的眼,因此冷凝香的這一生如何地修煉、如何地提昇,她都視而不見。如今讓她脫離出來重看冷凝香,她自然會發現她忽略已久的祕密。

『她,成道了?』妖王不敢置信,冷凝香周遭環繞著道道金光,每道金光如琉璃般流轉著不同色彩,她的頭頂流轉著一朵盛開的白色蓮花,散發著慈悲聖母的能量。藤光曾帶她去過佛土聽佛說經,遠在數個星球之外都可以見到佛的光芒照耀星際。而凝香此刻的光亮如佛光般光潔美好,雖然不若佛般光芒萬丈,但一介凡人竟修煉到如此境界亦是不可思議。

『這不是我,是我們。』凝香看久了,也懂了。她溫柔地對著雲夕說著。『我們,成道了。』

妖王聞言楞住。

『雲夕,你早已躍升了,只是你一直沉迷於妖王的角色之中,你並沒有看到你的來生,曾為了你所造的殺業,日夜跪在眾生面前懺悔的模樣。你有沒有看到凝香甘願承受眾生鞭打也不退修行的決心?你有沒有看到你對人間的貪瞋癡的習性,都成為她修行的困難,讓凝香每一個進步都重重困難,可是她還是努力學習愛來改變你帶來習性?你知道她要多努力才能掙脫了這些習性的束縛,走到了今天。你看到了嗎?』阿燦繼續喚醒雲夕在冷凝香這一世的記憶。阿燦相信,妖王與凝香是同一體了,即使妖王沈睡了很久,她依舊可以回看凝香這一生點點滴滴。

阿燦看到妖王的臉色數度轉換,似乎既困惑又掙扎。她向玲子使了個眼色。

『不用說這麼多了,凝香已然成道了,如果妖王不願與凝香同一體,那我們就奏請閻王來帶人,直接讓她入餓鬼道受懲戒,所有妖鬼精怪一律進地獄受烈火焚燒。』玲子語畢,屋外各道眾生紛紛鼓譟起來,大家都怕死了地獄之火,現在妖王看來已落下風,眾生紛紛求饒起來,希望玲子可以放大家一條生路。

『千手觀音到。』心心睜開眼睛開口對眾生說。

原來心心方才入大定直上天際請求菩提大海眾菩薩幫忙,於是千手觀音現身,願隨她一同下凡勸戒妖王。

剎那間屋內佛光四射,滿室光輝,屋外眾生無不臣服於這慈悲的光芒之下,紛紛下跪恭迎觀音菩薩。

『妖王,還認得我嗎?』觀音祥和的語調落入妖王的心中。

她的氣勢軟了下來。畢竟若不是觀音慈悲放她出來,現在她還在封印裡過的毫無天日的苦刑中。『千手觀音菩薩。』

『千年前,你說,你想要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還記得嗎?』菩薩問道。

妖王垂頭不語。

『如今,機會就在眼前,你要放棄嗎?』菩薩問道。『今日你若同意放下妖王這個身分,回歸與冷凝香一體,全心一意與凝香同渡眾生,今後再也沒有妖王,你也要放掉你的妖術還有種種習性,那麼你便是我們功德林眾菩薩之一,你的妖子妖孫們也同升為護法護持。你覺得怎麼樣?』

屋外眾人聽到這個條件無不歡呼鼓譟著,能成仙誰想做妖啊?!現在菩薩開出這麼好的條件,大家都希望妖王放下執著,當菩薩多好啊,位階一口氣提昇了,重要的是,妖王根本都沒有做什麼付出就有這麼好的機會,不要就是蠢蛋啊。眾人在屋外你一言,我一語地碎念著。

殊不知,此刻的妖王心情萬般複雜,她只喜歡當王,現在不但妖王沒了,還要入功德林守戒定律,光想就想哭,還有自己修煉這麼久的妖術要全部繳械,這就等同讓她脫光一般不安。畢竟妖王能有今日地位,全靠她的大神通妖術威嚇眾生換來,她所能相信、依靠的也只有自己了,現在連這個部分都要剝奪掉,比要她的命還難受。今後她將毫無防備地面對眾生,這種恐怖的恐懼非常人所能理會。

『不過,』菩薩像是看透了妖王的心情,她說,『雖然你沒有了妖術,但是我們可以送你一個寶盒,裡頭有各式各樣的法寶供你使用。你可以看看再考慮。』

菩薩在妖王手上現出一個寶盒,讓她可以隨意瀏覽寶盒中的法器與寶物。

妖王對著寶盒內的寶物愛不釋手,每一件都是她夢寐以求的法寶,任何一件的法力都遠遠勝於她的妖術,這讓妖王忍不著動搖著。

『菩薩世尊,我想妖王對這些小東西並不感興趣,我們也別浪費時間了,我等趕著回總部覆命,就讓我直接奏請閻王來帶人吧!』玲子看著妖王貪婪的模樣冷笑著,她決定加把油,把火燒得更旺點。

『不要,不要,我,我,我可以,我願意接受。』妖王急了,結結巴巴地阻止著。

『那很好,你做了很正確的決定。』菩薩滿意的笑著。世尊的千手快速地揮動,只見妖王身上的妖氣、鬼怪、邪術的能量紛紛被菩薩抽出,一一融進道道金光之中。妖王逐漸異變,縮小成一隻白狐,再慢慢縮小成一顆混濁的珠子。世尊將珠子收到手中,以雙手幾經搓揉,手中的珠子逐漸成為一顆精透的琉璃珠。

妖王最邪惡的部份早被封印了,此時的妖王只是冷凝香的一個意識能量體,執著著過去世的偉大不願臣服。但這個意識仍有極大的負面力量,仍足以阻擋凝香的修煉。現在這個能量已然臣服,世尊將琉璃珠從冷凝香的頭頂灌入,只見凝香逐漸恢復原先的神采,內在有股渾圓飽滿的氣不斷地向外擴充,直到整個人彷彿被貫通一般。

凝香從來沒有感到這麼通體舒暢,氣力飽滿。

『感謝菩薩世尊前來相救。』凝香醒來後立即向世尊拜謝。

『修行中人無不警醒自己的身口意,你太忽略自己了,才會沒有看到妖王這個過去,否則以你的修為,這個過去世的能量早就被你收服,與你同一體了。也好在你認真修持,才會讓妖王願意臣服。』世尊小小地告誡凝香一番。『你們也是,生生世世的輪迴所帶著的種種習性都要小心對待,不要以為過去世與你們無關,那也是你們的一部分,你的提升建築在你的習性的修改裡,你的習性就是你的前生,稍有不慎,過去世的習性就會喧兵奪主凌駕於你之上,千年修為一遭喪不是沒有道理的。我輩中人皆當警醒。』

『是。』四人同聲一氣回應著。

『好啦,我走了。屋外的眾人,請與我一同回歸吧!』菩薩語畢,天空降下天兵天將與菩薩一同帶著眾妖精鬼怪們離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