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十七:千年知交

 

菩薩一走,四人同聲大吐氣。

『馬的,是誰說要來京都的?』阿燦忍不著呸了口髒話。

大家姊妹間,她很少講髒話,一來是尊重女性,二來是姊妹們感情好,沒必要用粗口溝通。但這一天真的很驚心動魄,不憔一句髒話,她心裡過不去。(基本上把阿燦當做個男人,就很能理解她的反應了。)

『唉呦,大家姊妹一場嘛!我怎麼知道會這樣。』香香撒嬌著。趕緊去倒杯茶安撫阿燦。

『事情結束了,我要趕回總部了,東西收收,我們走人。』玲子實在放心不下總部的工作。

『好不容易來了,再待一天嘛!明天我們看完櫻花,後天週一上班,剛剛好啊!』香香嘟著小嘴一臉懇求著說。

『就這表情,把所有人弄來了,好在我們可以回家了,要不然你就完了。』阿燦惡狠狠的說著。邊說邊打開拉門,打算上街買點晚餐吃,餓死了。『啊!』

『怎麼啦?』心心問。

『我們應該還在平安朝,回不去喔!』阿燦無奈的說著。

『怎會?』這句話中了玲子的要害,急忙忙跟著望向門外。只見拉門外的宅邸全然不是她們來時的模樣,更像…更像一個茶屋(藝妓工作的地方)。『這是?』

『我在安平朝玩樂的地方。』阿燦尷尬的說著。

『所以?』玲子挑著眉問。

『息怒啊大人,這誰吃芝麻不掉燒餅的呢?』阿燦痞子痞子地應答著。

『這話是這樣用的嗎?』玲子聲音高了八度,感覺快要尖叫了。

『這…,』阿燦抓了抓頭髮,順勢把頭收成一個低馬尾,對門外做了一個手勢,紫上踩著小碎步翩然而至。

『所以這一場就跟我無關囉?』香香別有興致地湊了熱鬧。

『唉,何必落井下石?!』阿燦臉帶不屑。

『剛剛是誰對著我說髒話的?』香香得意了起來,忍不住調侃一下阿燦。

『紫上,你怎麼沒有跟著菩薩走呢?』阿燦一臉關切的說。

『你說你會帶我走的,我在等你。』紫上感到有些委屈地說。

『唉,不是,跟菩薩走也是一樣的啊。』阿燦無奈著說。

紫上低頭不語。這是沈默的抗議。

『你想要繼續跟著我?』阿燦問。

『嗯。』

『你知道我現在做什麼嗎?』

『只要能跟著公子,其他的我不在乎。』紫上堅決地說。

阿燦聽完就矇了,轉頭跟玲子求救。

『那就帶她一起回去啊,不然我們沒人可以離開這個能量場。』玲子悠悠的說

『你說什麼風涼話啊?』阿燦慘叫。

『紫上小姐,你想要跟著阿燦,不是,你家公子的話,你就要進入我們的編制裡,這意思是說,你要成為我們工作團隊的一員。你家公子不缺端茶送水的姑娘,你來,也要一起工作,跟我們一起出任務,這樣也可以嗎?』心心溫柔地解釋著。講到阿燦時,連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紫上有點聽不懂。

『是這樣的,你家公子,今時今日的身分已經不同了,當然身材也不同了…,』玲子幫忙解釋。

『喂,說話尊重點。』阿燦插嘴說。

『我是說你家公子現在不但是個女人,而且他…,』玲子也不知道怎樣表達才能讓千年前的狐妖明白阿燦在幹嘛。『我直接給你看好了。』

說完,玲子右手一揮,現出阿燦工作的狀態跟內容。

紫上就像看電視一樣,快速閱讀她們試圖表達的內容。

紫上似乎理解了阿燦的工作是與星際各種族間相互合作,幫助星球提昇與促進和平,同時,阻止魔星人的勢力擴大,從他們的手中解救受困的靈魂們。如果她想跟阿燦在一起,她也要一起工作的意思。

『嗯,我願意。』紫上堅定地點點頭。

『紫上,我不是不願意你跟我在一起,但是我更希望你可以投胎做人。我希望你有個人身好修行。』阿燦柔聲地勸著。

『我現在就算跟菩薩走了,我也不能立刻投胎吧!?倒不如跟公子一起,我也可以學習做人的樣子,將來我投胎的時機到了,也能到能修行的人家好好做人啊!』紫上認真的回答阿燦。

『她比你聰明,老實說,你收了她吧!搞不好她真的幫得到你。』玲子忍住笑說著。

『去。』阿燦沒好氣地說。『好吧,那你解開這個能量場,我們一起走吧!』

『那個…,』紫上看著香香有些害怕。

『她是雲夕的來生,現在也跟我們一起工作,不用怕,她不是雲夕,她不會傷害你。』阿燦快速解釋著。

『嗯。』紫上聽話地點點頭。回收起能量場,把她在這裡的記憶、牽掛的回憶一一喚回。整個宅邸逐漸回復到原先的模樣。『公子。』

紫上雙手捧上一塊橢圓的月光石,阿燦點點頭接下。紫上便化入月光石之中。阿燦看著這一個月光石實在不容易攜帶,將它化做一個月光石戒指戴在左手食指上。

『哈,我以為這一生沒人可以拴得住你,沒想到你終究還是給拴住了。』冷凝香看著這個戒指,忍不住調侃著阿燦。

『餓死了,出去找東西吃拉。』阿燦懶得理會香香。

一行四人走出御年屋。

『喂,你為什麼封印我。』冷凝香盯著玲子質問說。

『那你怎麼不問自己,幹嘛做壞事。』玲子面不改色地丟回去。

『厚,你還封印我一堆妖子妖孫耶,你的心好冷喔!』香香繼續碎碎念。

大家當她發洩,沒人理她直接轉進一家素食的烏龍麵店裡點餐。

香香一點也不在意沒人回話,繼續碎念,『你還移情別戀喔。你這個花心男,難怪我之前看到你就覺得你很花。』

『老闆,給我一碗天婦羅、白湯烏龍麵、一份關東煮。』玲子用流利的日語說著。

『幫我叫,我要小份天婦羅,手握壽司、烏龍麵。』阿燦說著。

『你們吃這麼多喔,老闆我要一碗味噌湯、山藥泥拌飯。』香香自己用日語點餐。『還有啊,我現在有想起來,你封印我的樣子,你真的很壞耶,你不知道我這樣很可憐…。』

『玲子,你幫我點,我想吃壽司跟味噌湯。』心心說。

『心心,它這裡的醬油煎餅很好吃,你一定要點一份。』香香說。

『你們兩個真的很沒良心耶,原來我們在平安朝就認識了,負心漢啊,你們兩個。』香香恨恨的說著。

『她要這樣多久?』玲子理都沒理直接轉頭問阿燦。

『這應該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可能要一陣子。先忍忍吧!』阿燦說。

『創傷?是誰有創傷啊?她從頭到尾都躺在地上耶。觀音菩薩還幫她更新能量,現在最飽的應該就是她了。』玲子一整個不解。

『唉呦不要這樣拉,我也不想做妖啊。我最瞧不起的就是妖了。你知道,我一直都很正義凜然,實在接受不了自己的過去,光想到就很傷心。然後還知道我被拋棄,難怪喔,我對感情一直都不能有安全感,就是你害的…。』

另外三人都低頭不語,當做沒聽到,認真地吃著眼前的大餐。就讓香香叨叨唸念的整晚。

『玲子,你那個白湯好喝嗎?分我一點。』阿燦伸手過去舀一杓來喝。

『阿燦,我這個煎餅很好吃喔,分你一點。』心心把盤中煎餅分成四份,每人都得一份。

『這樣吃太少了,』香香回頭對著老闆又點了一堆東西。

四個人像是豬一樣點了一堆的食物,只見三人猛吃,一個人又忙著吃、忙著夾菜給大家,又忙著講話,說得興起,還噎到咳得不得了。阿燦頭也沒抬的遞了一杯茶給她。

店老闆雖然聽不懂中文,但是看她們四人互動有趣極了,心想,這應該是很要好的朋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