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下午,她一如往常地搭上往淡水的捷運。隨意找個靠窗的位子坐下,隨後有個男子填補了她身邊的空位。

「妳,這樣寂寞。是嗎?」男子開口說。
「什麼?」一個男人對陌生女人說著這麼赤裸裸的話,讓她感到突兀。
「我是說,妳在看蔡詩萍的『妳,這樣寂寞』是嗎?」男子顯然被她的口氣嚇著了。

她的錯愕安了心。本來以為遇到個登徒子,還要費神打發,還好不是。她敷衍的點點頭,順便把封面給他看,就繼續低頭看書。

「他眼中的女人個個有情有義,靈性智慧都勝於男人,好像寧可自己是個女人而非粗魯駑頓的男人。像極了賈寶玉!」他繼續說。

她意會到事情不是這樣就結束了,她是不可能再獨自沈浸在書中直到目的地。她抬頭看著這個男人,年紀尚輕,銀框眼鏡襯著他斯文的氣質,粉紅色的襯衫和一條深色牛仔褲,光亮的黑頭皮鞋和右手無名指的金戒指。

對她這年紀的單身女人而言,戒指是一樣極為刺眼的裝飾品,當它又戴在男人的手上時,就像個女人勿近的狗牌,更令人興趣全失。

她輕嘆了口氣,「對不起,我沒有研究,我看書是為了不想被打擾。」
「是啊,要跟不熟的人說話的確很尷尬。」男子說。

知道還不閉嘴!

「你要到哪裡?淡水嗎?」男子繼續閒聊。

她開始覺得有趣,他不像需要用說話來降低尷尬的人,且車廂中女人何其多,何需與她搭訕?她低頭打量自己,尋常黑褲襯衫高跟鞋,急著出門連妝都來不及搽的老太婆臉,更別提一頭久未保養又乾又毛的亂髮。聽說這年頭流行老少配,顯然她的「老妝」趕上流行了!

想著,她不免苦笑,以前常幻想能在路上與某個人一見鍾情,就像張愛玲在『愛』的短文裡提到「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只是『剛巧趕上』了。」 在彼此擦身而過的剎那,她們靈魂確認了對方,生命從此有了幸福美好的結局。只是活得再久些,當身邊的朋友個個從結婚到離婚後,她看透了緣分這個美麗謊言。那是小女生的浪漫幻想,而她早離那個時期太遠太久了,連戀愛的力氣都沒了,何況現在在眾目睽睽之下,讓所有人看這幕老牛吃嫩草的戲碼,她丟不起這個臉。

「對不起,她下車了。」圓山站到了,她只想快點脫身,為擺脫他,也為逃避她難以面對的生命傷痛。

而他,竟也跟她下車了!

「嚇到你了嗎?對不起,我只是常在捷運站看到你,想找個機會跟你做個朋友而已。」說著,男子拿出了名片,是個產物保險員。
她看了看,退了回去,「對不起,我身無恆產可保。」
「小姐你誤會了,我不是要跟你推銷,我也不是常在捷運站跟女人搭訕,你是第一個,真的,請你相信我。」他有些急切,忙著解釋他的意圖。「我只是想跟你做個朋友,大家可以先聊聊,認識一下彼此,如此而已。」

看得出他很真誠,讓她有些感動。這麼多年來,只想有個人真心對待,別叫她一番情意似水流。這般欷噓之感讓人揪心,仔細一探,當中竟然空空如也。剎時,她想起他與她別離時所說的:「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原來,她也走到他的生命階段,心被淘空了,也懂了生離死別的無奈之感,教她怎麼,怎麼再試情愛這條路呢?

「兩個對的人在錯誤的時間相遇,是種遺憾。很抱歉,我也很遺憾。」

她,退回了他的名片,卸下愛情重擔,啟程趕赴另一場生命之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