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一回家就看見哥抱著電話眉開眼笑的,任何人一看便知,老哥多年的苦戀有了結果。

果然,今天哥一放下電話就神祕兮兮地向大家宣佈星期天有要人來訪,務必全家到齊。還一面向我擠眉弄眼地暗示,我快有一位嫂子了。
瞧他那副得意的樣子,我只能苦笑已對。真不知道要高興還是悲哀,怎麼會有女人看上我哥呢?

老實說,聰明的女人會敬老哥而遠之。會讓他追上的,要嘛就是太笨,才會被他的甜言蜜語所騙。再不就是條件太差,急待出售。如果是後者,也就罷了,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嘛!但如果是前者,我是昧著良心成就老哥的幸福呢?還是犧牲他以挽救一位無知少女的一生呢?


週日傍晚,在眾人千呼萬盼之下,老哥擁著女友翩然而至。仔細打量那位使老哥愛到深處無怨尤的女子,個頭小小的,瓜子臉加上一頭長髮,外加甜甜的笑容,頗為溫婉可人的模樣。媽一見面就拉著人家的小手,稱讚不已,狀似親切,其實,天曉得!
到客廳大家又是一陣客套,哥的女友邵小姐送爸一支象牙煙斗,送媽一件針織披肩,送我一套保養品。光這點就知道她收買人心成功!不像姐的男朋友,居然送我洋娃娃,氣得我差點沒轟他出去。


媽喜孜孜地披上披肩,招呼客人進餐廳晚餐。媽稱之為「溫馨話家常」,顧名思義就是審問時間,鮮少人能避過媽的問話而不乖乖招供。相信我,我媽比起「溫馨接送情」裡的哪個老女人可一點也不含糊,看這位未來大嫂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如何能與老媽對抗呢?


一頓飯下來,這女人柔弱的外表完全是唬人的。從她和媽你來我往的對話中,我猛然驚覺,此女絕非泛泛之輩!面對老媽的質詢,完全避重就輕,決不正面衝突,而且以退為進絕不示弱!


但媽亦非省油燈,她立法委員可不是幹假的。立委的詐糊、耍賴、得裡不饒人等招數,她可是融會貫通,而且精益求精再創新招。當然,自家人用不著這麼狠的招數啦!

兩大高手過招,實不是我這小卒所能了解的。兩人見招拆招,我尤在苦思前招對策之時,轉眼間已打到百招開外。讓我目瞪口呆,自恨自己資質駑鈍。所幸我是個不婚主義者,否則遇上媽這種角色,我必落得死無全屍收場。


這頓飯吃得好不辛苦,我因過度緊張戰況,竟使腸胃消化不良,隱隱作痛。看老哥也不好過,他忙著為兩人緩頰,弄得精疲力盡,苦不堪言。這隻中就數老爸段數最為高竿,餐桌上一片混戰,他老人家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照樣吃他的飯,研究他的棋譜。想必他已經身經百戰見怪不怪了。


飯後,媽和這位邵小姐握手言歡,攜手走進客廳,開始另一個話題,絲毫不見方才的火藥味。令人佩服,高手就是高手,能屈能伸,可進可退,反正來日方長嘛!而哥宛如喪家之犬,尾隨於後。我能說什麼呢?天堂有路你不走,婚姻無門你自闖!


所幸戰火並未蔓延至客廳,此時兩人正極盡所能地稱頌對方。由此有可看出兩人將說話的藝術發揮到淋漓盡致,竟把對方誇成此人應是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見。如果兩岸會談讓這對婆媳參一腳,所有的談判高手都得靠邊站了。在未來大嫂離開前,兩人大致談妥了初步共識,只是看媽的樣子似乎不太滿意。所以檯面上是談定了,但檯面下的拉鋸戰可沒完沒了了。這之中最可憐的還是哥吧!他得同時安撫兩個女人,而這祇是剛開始而已!


哥送走女友後,媽開始對邵小姐品頭論足起來,不知是不是女人在晉升為婆婆後,就會不自覺地苛刻起來?聰明、溫婉在此都不是優點,在一晚的努力表現後,所得的評語僅是「雖不滿意,但還可接受」!


「等她進咱們林家大門,寄該讓她知道咱們林家的家規。」媽說。


我一旁插嘴,「我們家有家規嗎?」看到媽丟過來的白眼,我很識相地立即閉嘴。


看媽的模樣,我彷彿看見一樁慘絕人寰的陰謀正在誕生,讓我不寒而慄。我拍拍胸口安慰自己,好在她是我媽,不是我婆婆。
雙方家長見面那天,我推說有事不能到,老媽立刻撂下狠話,如果我敢落跑,就給她試試看。


老實說,我的功力尚淺,實在無法負荷高手對決的場面,更別提還要神色自若,巧笑倩兮地與之應酬。但母命難為,我只有盡力表現出我高雅的氣質和得體大方的態度。等雙方人馬開始叫價後,我笑僵的小臉才得以喘息。


我身旁坐著一位老奶奶,想是大嫂的祖母吧!她很和氣地握著我的手,問我今年多大了?有婆家了沒有?
我太了解這些老太太的心態,他們最喜歡幫人做媒,孫子中有誰未婚,就把他跟你湊成對,也不管合不合適。
果真,老奶奶下句就說希望有個像我這樣的孫媳婦兒。

面對這樣的恭維,我向來都敬謝不敏。尤其是,我偷瞄一下親家母,一副精打細算的模樣和老媽討價還價,更是把我嚇得猛搖頭,直說我快結婚了。

老奶奶也不以為意,只說,是嗎?


我一像喜歡老人家,喜歡他們無為的態度。他們一生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小輩們的計倆,它們可是一清二楚。裝聾作啞,是因為不願和小輩計較。見老奶奶對我眨眨眼,彼此心知肚明。沒說破,為我留點餘地,也替自己贏得一份尊重,彼此皆大歡喜!


眼見雙方家長在酒席、喜餅數和結婚地點上老搞不定,最後大家不歡而散時。我實在很同情老哥,他只是想結婚,卻枝節橫生,面對兩邊都是家人,他也只能無言以對。


對我而言,我更加堅定我的不婚主義乃是自由、平等、博愛的理想主義。不婚,所以享有自由;不婚,所以不會有煮內、主外等不平;不婚,所以更可以博愛世人——世間男人。看,多美好!


苦苓的「單身公害」理論簡直狗屁倒灶,委實侮辱我們這些單身貴族,我們也是有原則的,不是隨便一個男人我們都能接受。苦苓自己把持不住,就別怪人家魅力難檔。看吧,這下不就出事了吧!


老哥的婚事始終沒有下落,因為雙方家長越鬧越僵,動輒得咎。使哥如履薄冰,深怕一個不小心,到手的老婆就飛了。

我一回到家就看到哥垂頭喪氣地掛上電話憤恨地說:「芷珊怪我不尊重她家人,讓她在家難做人。你們女人真奇怪,怎麼不想想我也不好受啊,她怎麼不說,還怪起我來。一生氣就說不結婚了,英華,你說我該怎麼辦?」


這可絕了,哥一向瞧不起我,說我是異類,是我的不婚主義為怪力亂神之說。批評我思想前衛,不合禮教,這下竟求教於我?果真是病急亂投醫?!實在該趁機嘲笑他,何苦自尋煩惱,不結婚就沒事啦!可惜我太善良,學不會落井下石。


「結婚是你們兩個人的事,方式當然是你們說了算,如果他們不同意,你們就私奔,再不,就同居,別結婚了。屆時,他們不答應也不行啦!」


「這怎麼行呢?你的想法太幼稚了,事情沒有你想得那麼簡單,做人不能我行我素,要考慮到別人的想法。要知道我們是有社會責任的,要為家人負責、家庭負責…….」


啊~!我心中響起一陣慘叫。聽起來他又會教訓個沒完,我趕快打斷他,「隨便你啦,結不成婚就不知道是誰的責任。」看哥滿口的仁義道德,十足的犬儒德行,我就一肚子火。


「呃,不過呢,但是可以折衷一下,方法不用那麼極端。只是….,」哥搔搔頭,一臉為難著說,「你能幫我跟芷珊說嗎?」
「WHAT?」我大叫,「你都還沒結婚,就已經入會PTT啦!」瞧他那副窩囊德行,實在不敢相信這是那個頤指氣使,自認不可一世的林英偉。結婚,果真能把人磨到英雄氣短!


在哥解決眾多紛擾後,他的結婚計畫終於步上軌道。家中也常可見到芷珊姐和老媽兩人有說有笑。顯然她正為將來的婚姻生活鋪路,與婆婆相處融洽,是重要關鍵。


現在媽人前人後都誇讚她,說她懂事,會做人、有人緣,讓她在鄰居面前很有面子。哪像我….。

嚇!這下又把矛頭指向我。

「都三十好幾了,…..」媽批評著說。

「是快三十而已,三十好幾的是你兒子。」我隨即糾正。否則,到了明天我就變成四十幾了。

「唉!都一樣啦!反正就是嫁不出去啦。人家還以為我女兒哪裡有問題,沒人要!有毛病就去找醫生,我出錢。醫好了就趕快把自己嫁掉,你要想想….。」這樣的對話,每天不斷的重複,老媽甚至要幫我安排相親。這簡直是奇恥大辱,想我年輕貌美,事業有成,男友如雲的時代女性,竟然要透過相親才找得到老公,開什麼玩笑!我當然是斷然拒絕。媽居然像我的好友們訴苦,請他們來說服我,好像怕我會賴她一輩子似的。

小娟奉命來當說客,只可惜不是我的對手,她還沒說完就讓我打斷。「娟,我記得你結婚沒多久就吵著要離婚,怎麼現在還要我陪你水深火熱,你還是我朋友嗎?」

「其實想想結婚也不錯,晚上回家有人陪,至少不寂寞。」

「對,先決條件是先伺候好老公,抓緊他的心,讓他記得回家,你就饒了我吧!」

「在外面受到挫折,有人能給你安慰…..。」

「去,我幹嘛要人安慰,到時候他們就會告訴你,你看,外面是男人的世界,不是你們女人能應付的,放棄吧!哼!我何必要滿足這些大男人們。」

小娟嘆口氣,「華,你為什麼要活得那麼累?」

我深受感動,只有小娟懂我。淚水險些溢出眼眶,我拼命地憋住不流露出我的軟弱。

「于孟勤不錯啊!你們在一起也蠻久了,怎麼沒考慮呢?」小娟見狀立刻轉移話題。

「那傢伙,只能當情人,若做老公,我每天就得忙著抓姦啦!」

「那周耀宗也不錯,人老實、又能尊重你。」

「他?!我怕我會被生活給悶死。」

「你老是這樣挑三揀四的。」小娟面露無奈,簡直無言以對了。

「沒辦法,緣分沒到吧!」我喟然嘆道。

「那你應該考慮相親啊!說不定就遇到你的有緣人。」小娟很高興抓到角度可以再度切入。

「如果有緣,不用相親也會認識,沒有緣的話,就是和全台灣的人相親,也是枉然。」

小娟詞窮。

「更何況,會去相親的,條件必然不好,否則怎麼會淪落到靠人介紹。我去相親固然會提升它的品質,但卻會降低我的水準,這種利人不利己的事,讓別人去做,我不幹!」

在小娟苦思對策的同時,我決定乘勝追擊。

「而且,不結婚也沒什麼不好,自己賺錢自己花,高興上哪就上哪,不必費盡心思去取悅老公,怕他外遇、變心。還可以隨時展開一段新戀情,這不就是你所羨慕的嗎?」

看小娟沈默不語,我不禁得意,像打了場勝仗。每當有人勸我結婚時,我總會找一大堆理由來證明我不結婚也很快樂。這些理由狀似冠冕堂皇,其實只有自己才知道,那理由是說給自己聽的。企圖說服自己,我的選擇是對的。

也像是要藉由別人的認同才能肯定自己不結婚也很快樂。這時我就會很羨慕小娟,她可以向老公傾訴,在老公懷中得到安慰。政遠總會告訴她,如果真的覺得受氣了,就把工作辭了,我李政遠還養得起你。小娟就會很高興!第二天照常上班,只是心態不同了。她來是因為她高興,她一樣可以隨時不幹,她並不希罕這份薪水。

但我可不行,我希罕死了!而且沒理由把辛苦打下的江山就這麼便宜別人了,所以每天在家裡發洩完,隔天照樣神氣活現地上班,不讓那些好事小人得逞,還要找個機會把他們惡整回來。

唉!活像個變態老處女,光這點就值得找個人嫁了。

但忘了是那個智者說過,早婚的都是自覺條件不如人,所以一逮到機會就趕快把自己推銷出去。我可不,我優秀的很。

「華,我記得你是個死心眼的人,並不喜歡愛情遊戲。你不結婚是不是心有所屬?」顯然小娟還在做最後掙扎。她問得不經意,我卻聽得心驚。

腦中浮出一個影像,逐漸成形,我用力搖頭,試著甩開。

「沒,你為什麼會這麼想?」

「因為我記得你高中時好像談了場戀愛,差點考不上大學。」

「你記錯了。」

在小娟任務失敗後,媽跟著派出她的愛將——芷珊姐。以她和媽交手的情形,可以想像那將會是場硬仗。不過在尊重大嫂的前提之下,堅持一個大原則——絕對不結婚,我應該還能全身而退吧?!

「這次的是多虧你,否則以你哥的個性,這事根本不會這麼快解決。」芷珊姐一坐下來就先禮後兵。

「不用客氣,我出餿主意,也要你們願意才行。」

「媽很關心你的終身大事,希望我能幫幫你。」

這聲媽叫得真順口,人還沒過門,就先改變稱呼,顯然已為這件婚事作了十足的準備。看她處事謹慎小心,手腕幹練為人精明,活脫是個小辣椒,奇怪當初怎會覺得她是個受氣包。

「你笑什麼?」大嫂問。

「沒有。男朋友我多得很,但這事要靠緣分!」

「我知道,我和你大哥就是個例子。」芷珊姐甜甜一笑。

我就說嘛!哥怎麼可能娶到這麼優秀的老婆,原來是老天幫忙!

「芷珊姐,婚後要進入另一個家庭,你不會害怕嗎?」

芷珊姐微微一笑,「這就是你的心結嗎?」她見我聳聳肩不置可否,接著說,「離開熟悉的家,進入一個陌生的環境,一切都要重新適應,害怕是一定有的。不過你別擔心,以你的能力,一定會處理得比我好。」

「可是我看你適應得蠻好的。」

「你是說我常到你家和你媽有說有笑的?」

我點點頭。

「孫子兵法,攻心為上。我和這位媽媽以後要相處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因為彼此陌生而排斥對方。畢竟人與人之間很多誤解、紛爭就是因為缺乏溝通、產生隔閡,、能瞭解對方而來的。」

「所以囉,先讓她在心理不排斥你,進而認同你,婆媳問題就會相對減少,對嗎?」我很快融會貫通地想到。

「聰明!先讓她覺得她是多個女兒,而不是多個外人來搶她兒子和家中地位。很多婆婆霸道不講理,那是因為她急於讓你知道她在家中的地位所致。」芷珊姐解釋道。

「看!結婚多麻煩,還要用各種計策排除婚姻中的阻力。」我埋怨著。

「話不能這麼說。一個女人把你所愛的人教養這麼大,就值得你尊重,而且費心思去討她歡心。」芷珊姐停下來輕啜口咖啡,見我仍不以為然,她嘆了口氣。「唉!沒辦法,誰叫你愛上她兒子!」

「聽君一席話,勝讀萬卷書,受教了!」我仍是嘻皮笑臉。不能否認她說得有理,只可惜我是個固執的人。

「那我說動你結婚了嗎?」芷珊姐期待著說。

我只是傻笑,不做任何承諾。寧可現在裝傻,也勝過將來後悔!

「那你現在有比較中意的對象嗎?」

我很迅速的搖頭,答案很肯定,但腦中的人影又隱隱晃動。近來不知怎麼地,它不斷地出現在我的生活中,每個背影都像它。就這麼纏繞在我心頭,溫柔地牽動我的心。這人影是誰?不知道。長什麼樣子?不清楚。我卻被它攪得心煩意亂,真是可笑。
看芷珊姐低頭沈思,令我有些膽怯。她口齒伶俐、能言善道,但不咄咄逼人,有時為求目的還能軟言軟語說服你。面對這樣亦柔亦剛的女子,讓我又敬又畏,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栽進她的陷阱中。

「我想,」你看,她開始想了,「有空,介紹我哥給你認識。」

「不,不用,不麻煩了。我不需要再多加一位男朋友,我已經夠煩惱了。對了,我公司還有事,我先走一步。這頓我請,拜!」不等她說話,我已經奪門而出,落荒而逃了。

雖然方才聽了這麼多金玉良言,可我只要想到這位大嫂和她嗎,就不難聯想她哥是怎樣的人了。

回家後,我從床底翻出所有的日記,誓言找出我腦海中的人究竟是何方神聖。終於在一本上面寫著「讓過去成為過去,讓往事就此塵封」的日記中找到端倪。從找到這本日記時,我就像通電般渾身戰慄,無須翻開日記,我心中就已驚濤駭浪了。
十二年前的往事,在刻意遺忘下,我早已不記得了。一旦翻開日記,當中的深情、傷痛再度襲上心頭。往事一幕幕從回腦海,我與他之間的種種歷歷在目,十二年的光陰彷彿不曾過去。

我和他在一次電腦研習中認識,他是我們小組的指導大哥。高中時的我,一向自視甚高,卻一再折服於他的才華和風采。

研習結束後我常寫信給他,但難有回信,即使有也不外乎是鼓勵我多用功。我當時甚至常到他家附近閒逛,痴傻地想或許能巧遇他。幾次失望後,人也冷靜下來。成績也在同時一落千丈,令好強的我痛定思痛,決定封鎖對他的感情,對他只是一時的迷戀,時間會治癒一切傷口,我將會忘了他。

我的確做到了,一直到現在。可是仔細回想,在他之後,我從未對那個男孩用情如此之深,每次分手也不難過,讓我以為我對感情能很灑脫。是因為痛到不能愛了嗎?還是因為沒有餘力再愛了嗎?

高二時,我認定此生非君不嫁;大學時,我以為我能找到比他更好的男人。沒想到,在我坐二望三之際,一切又回到了原點。開始後悔自己的多事,既然遺忘何必再想起呢?當時的相思、愁苦、怨恨等百般滋味又在心中燃燒,這是我幾次戀愛都沒有的感受,是我從沒付出真心去愛嗎?

難怪浩平說愛上我的人注定痛苦。沈浩平!一個很優秀又很值得託付終身的男人,我真的很喜歡他。但是當他向我求婚時,我人都嚇傻了。所有人都罵我不是好歹,不懂我為什麼拒絕他,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只好說服自己說,我不適合婚姻生活,我野慣了、自由慣了,無法勝任媳婦、妻子的角色。我的不婚主義是那時建立的吧!

真是諷刺,我一直以為我是時髦女性,到處大唱「卡門」,結果我一直是個茶花女,癡情得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我無意將那個純情的十七歲少女帶入我二十九歲的生活中,但無可避免的,我的感情生活被她所主宰著。如詩如幻般的十七歲,鑲著憧憬愛情的金邊,綴著夢想未來的寶石,如漩渦般將我捲入,把對生命的熱情與執著還之於我。如今,我不再用女權至上去歧視婚姻,因為我知道那不是我單身的原因。體認到這件事實後,我到蠻認份地參加媽安排的相親。眾人都被我的改變嚇到,連老爸都放下棋譜約我到書房長談,倒是和媽的關係因此有了改善,這也是件好事吧!

其實相親也蠻好玩的,只要打扮得票漂亮亮,去吃頓浪漫十足的燭光晚餐,打發一個無聊的夜晚。而且,只要抱著平常心,還能結交到各行各業的菁英,何樂而不為呢?

在哥的婚禮上,眾家親友除了祝賀外,仍不忘為我介紹對象,讓我實在有些吃不消。

「英華,我想向你介紹我哥。」看大嫂小心翼翼的樣子,大概有了上次的經驗,怕我會在她的婚禮上奪門而出吧!實在好笑,除非她哥長著三頭六臂,否則我絕不會當眾出醜。

度過感情的陣痛期,我已能平靜地等待,等待我和某人的緣分。有緣固然可喜,無緣也不可惜。結不結婚之間,有著無限空間,隨我在其中遊走,只是此次我的心更為篤實,不再逃避也不抗拒,我願意把結婚這件事放在心中,認真地思量它的可能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