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145843_2172

以丰從小就聽說遠房的表姊  下凡界歷練時,因為羽毛被一個樵夫偷走,只好留下來跟他生了一堆的兒子,最後才趁樵夫不在時,找到了羽毛,飛回天界,重返仙班。

當時仙家族中都在流傳著這個不幸的故事,主要還是說凡界的人太危險了,還有凡間的男人是最最陰險的,仙女們常常誤入歧途,就這樣跟人生孩子去了。

關於這個流傳,以丰心中研究了許久,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堂堂天界仙家之女,受天地靈氣所養育,學了千千年的術數仙法,怎麼能輸個一個凡夫呢?總而言之,這位表姊實在爆弱,有違仙家顏面,她君以丰若是下凡歷練,肯定不會讓這些凡夫俗子討到半點便宜。

以丰腦中浮現出當她歷練回返仙族時,族中眾人列排在仙道上接迎她歸來,並為她開辦一個史無前例的英雌大會,族中典籍將她的事蹟以一種典範的方式流傳後世。『仙家後人君以丰靈氣慧逸,風采卓著,凡塵歷練,有勇有謀,堪為仙家後人典範。』

光想著這畫面,必定能讓家中兄姐們汗顏,他們有眼不識她君以丰竟是這般為仙家承先啟後,繼往開來曠古奇才啊!!

以丰腦子播放著這個畫面,心中大樂,豈是一個爽字了得啊!哈哈哈~~!

 

而現在,眼前這個凡夫光著膀子,腰圍一塊白巾,露出兩條毛茸茸的光腿,賊眉賊眼賊笑的對著她說:『寶貝,我洗好了,我先進房等你進來睡覺喔!』

大膽!這無恥男人竟口出穢言。

以丰左臉微微抽動著,暗自忍下顫抖的雙手,告訴自己,不要衝動。

尾隨凡夫走到房門前,斜眼打量這個臥室,比她在天宮的禪房小些,房中有張大大的床,昏黃的燈光,這氣氛說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男人窩進被窩中,丟出那塊白布,對她露出潔白的齒列,一臉春情蕩漾的笑容。『寶貝,我好了,你快來….。』在那凡夫把話說完前,以丰抽著臉舉手一揮,一道天雷劈下,那男人話都來不及說完,就昏了過去。

『啊,你用天雷劈他?』以丰旁邊出現了一位約莫二十多歲,著一身白色滾金邊戰袍,有點少年老成味道的青年。

『你怎麼也下來了?』以丰見他甚是驚訝。

按說下凡歷練不能帶護法,因此見到示霸天竟出現在人間,有些訝異。

『你老子擔心你在人間搞事,買通了南斗星君讓我下來當你的靈寵。』示霸天淡淡的說著。

『靈?靈什麼寵?』以丰不解。

只見示霸天臉色一陣扭曲,似乎不願再談。『你幹嘛劈他?還用天雷?』

『他對我口出污穢,大膽包天。』

『他說什麼?』示霸天挑眉。

『他叫我跟他睡覺。』以丰忿忿。

『噁。』示霸天看了床上被劈昏的男人一眼,『劈,該劈!』

『是吧!』以丰得意。

『但是你這個琉璃珠不對勁。』示霸天指著以丰脖子上掛的一顆綻放金光的琉璃珠,原本是整顆珠子金光充盈,如今卻只剩了一半。。

這顆琉璃珠裝著下凡仙人的靈氣,隨著每個仙人修練不同,琉璃珠會散發著不同光澤的光芒。下凡時若是濫用仙術干預凡人運程,靈氣便會消減,待所有靈氣消散,仙人便失去仙身,永墮輪迴為人。

『你這才剛下凡,就把靈氣用掉一半,你夠威。好在你沒把你相公給劈死。你說一個凡夫要他剛過門的新婚娘子陪他睡覺很過份嗎?你至於用天雷劈他嗎?你至於嗎?』示霸天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真讓人也想用道天雷劈他。

如今以丰脖子上這顆珠子的金光明顯減了一大半,跟著以丰周身的仙澤黯淡許多。方才身上仙澤如同一道防護,如今光一滅,就感到這房子充滿著怨恨的氣息,從四面八方湧來一陣一陣腐肉惡臭的味道。

『這什麼?』以丰瞪大了眼睛驚呼著。她抓著示霸天的右臂,以免昏倒過去。

方才有仙澤護體不覺得這房子有什麼怪異之處,如今仙澤一減,就看到從暗黑處有著無數雙眼瞪著他們:『我們死不瞑目啊!求七公主為我們作主啊!』

『來者何人?』大威龍護法示霸天現出他的白龍真身護持在七公主身旁。

『我們死不瞑目啊!求七公主為我們作主啊!』整個空間中迴盪著這股幽怨之氣。

『地,地,地基主何在?』以丰抖到口齒有些不伶俐。

『小神拜見七公主殿下。』地基主恭敬地在以丰面前行禮。

『這,這,這,是是是什麼來路?』以丰在天界猶如溫室花朵,見得是宮殿樓閣,廣博莊嚴瑰麗,吃的是仙桃,往來的是天仙、天神、天女,身光如摩尼寶珠,流璃光周身遍佈,何曾見過這樣的場面,以致於驚嚇得抖個不停。

『啟稟公主殿下,居住於此的成無雙公子乃是一名法醫,因此他每天都會帶這些冤魂回來。』

『一介凡人豈能日夜與冤魂為伴?那這些無主冤魂難不成都由這位公子供養?』大威龍護法示霸天問。

『成無雙公子每個月回母親家一趟,家中供奉南海菩薩,當他回家時,他母親會請求南海菩薩引渡這些亡靈。』

『所以他最近還沒有回家?七公主,你真是太好運了,剛下凡,什麼鬼事都遇上了。』大威龍護法示霸天用他的龍爪拍了拍以丰的肩。

『法醫?是什麼??』以丰腦子有些糊了現在,幾乎轉不動,想不動那是什麼。

『法醫,古時候叫杵作,其實就是解剖、勘驗屍體的醫生。』

『施...獅…斯…,』以丰的舌頭打結,音都發不全了。

『要不現在就請冥司上來收人?』示霸天問。

以丰想到冥司也是一陣頭大,在地裡待久了,臉都沒有血色,語調平板不說,說起話來細如絲,聽著都費勁。

『請冥司來收人?那他們豈不就要到陰曹地府裡承受業火?』以丰腦子慢慢轉起來,『當孤魂已經夠可憐了,還要去地府被業火所燒,天不欺可憐鬼。七公主我今天為你們作主。』

以丰拍著胸脯,應了這樁差事。只是這要怎麼做呢?

『有了,你去幫我拿把梳子來。』以丰推了推示霸天。

他恢復人身,『做什麼?』

『雖然我尚未封神,但我也是天地靈氣所養的天仙,我身上每根毛髮都具有天地靈氣,將我的頭髮注入他們魂魄之內,他們自然有了天地靈氣,也就能回返天父地母的懷抱中。這樣不但免受業火之苦,還能回歸本位,豈不甚好!』以丰真是太佩服自己的聰明才智了,在心中暗暗為自己鼓起小手來。

她拿著梳子用力的梳了幾下,果然掉了些髮絲。

拿著髮絲念念有詞,髮絲瞬間燃火,燒成灰燼。

『怎樣?』以丰睜開眼睛興沖沖的看著四方。

『沒變?』示霸天說,『你術法課成績好嗎?』

『少貧嘴,』以丰困惑著,『這沒道理啊?!』

『公主殿下,世間有因果,他們有他們的果報,若是公主殿下憐憫他們,不想他們受業火之苦,那麼這苦果就得由公主殿下承受,才符合因果之法。』地基主在一旁出策。

果然是混人間的,混得長了,很容易抓到這其中的貓膩。

以丰想了想,便伸手從頭上扯下幾根髮絲,再起法念咒。

這次果然髮絲頓成金光,纏繞在魂體,冤魂們吸收了髮絲的靈氣回復了光體樣貌,紛紛向七公主叩拜道謝,隨光而歸了。

只是,有幾位亡靈,就需要幾根頭髮,這一夜,以丰拔掉了大把的頭髮,疼得她眼睛都哭腫了,都覺得自己不如直接往生來得快。想到以後這位相公還會每天帶這些孤魂回來,七公主摸著一頭秀髮,彷彿可以摸到自己禿頭的一日。

『我下凡的命是誰安排的,怎麼給我安這樣的相公?』

『寫凡人氣運的是司命星君,你下凡歷練,自然是由他為你寫命。你記得你小時候常嘲笑他說話結巴,當著一眾神仙面前再三模仿,他是記仇的神,等了你三百年,就等你下凡這一刻。果然有句話說什麼來著?惡有什麼報?天理昭彰?還是君子報仇三百年不晚?』示霸天樂得嘲笑著。『看來,司命星君這次是下血本的整你。』

『司命,你這混蛋。』以丰朝天庭大叫。

 

『這耳朵有點癢。』位居天府宮中編寫運程的司命星君了掏掏耳朵,想了想,啊,七公主剛下凡。他心中暗自得意,這如意郎君可是他大半官俸換來的,看來七公主正在體驗這非同凡響的命運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