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給我撓撓我的耳朵,癢得很。』示霸天倒在地板上拱著背讓以丰抓癢,這一陣一陣的撓著,渾身說不出的舒爽,就像撓中了癢點,那種舒暢讓堂堂威武龍神護法此時也忍不住嗷嗷地叫著,『還有我的背,對對對,呼,舒服。』

 

小狗兒後肢小腳不斷地抖著拍打地板,像是戰鼓般鼓吹著以丰不要停。

 

剛開始以丰還介懷示霸天乃是龍族一霸,小手還不敢太放肆,但到最後,見他如此欲罷不能,也就放膽子上。

 

這是多難得的機會啊,天界威儀神武護法龍將今日落在我小以丰之手,任我上下其手,回去炫耀起來只怕會遭小仙娥們羨慕嫉妒恨吧!

 

接著示霸天翻過肚子示意以丰繼續。以丰有些羞,對於走獸族來說,摸肚子是多麼親密的事啊,以丰的小心臟不住地碰碰跳。

但又轉念一想,示霸天這麼大咧咧的把肚子暴露出來,表示他當我是自己人,現在還跟自己下凡來遭罪,此時還顧慮「獸受不親」之類的禮俗,豈不是愧對兄弟的信任跟義氣嗎?

 

想到這點,以丰壯起膽地將手揉向示霸天的小肚子。這時候絕不能表現出小家子氣的模樣,兄弟可以為我捨身,我自然可以為兄弟捨手!這一念興起了以丰胸懷中的豪氣干雲,那自是揉得風生水起,百花齊放,萬物皆空。

 

『對對對,就是這裡,嘶,繼續繼續。馬的,這身狗皮怎麼這麼癢啊?』示霸天全心地投入止癢大業之中,絲毫不知以丰內心的百轉千迴的小劇場。

肯定是南斗老頭復仇,故意給他一件有病的皮毛,讓他成為笑話。

這都是君以丰的錯,她惹的是非,他善後,待回天界後,一定要申請轉職,再繼續幹下去,他這生龍威怕是不保了。

時間:17:00

越到黃昏,以丰的心神就越不安寧,她的小手有一搭沒一搭的抓著示霸天的狗皮。

光想起昨晚那一整個鬼哭神嚎,她還以為自己下錯界,直墜冥王地府去了。

翻查了平版,讀完了各項規則條例,身份資料,禁忌事項,卻遍尋不著處理陰間亡魂的方法,等一下那凡人老公就要下班回家了,難不成還要再往這腦門兒上扯頭髮嗎?

 

『西天如來佛啊!救命啊。』以丰趴在沙發上感覺相當無力。

 

時間:5:30

『寶貝,我回來了。』成無雙返家。

成無雙自結婚以來,相當滿足於他的小家庭,她們像是一個安穩的大山在他身後支持著他,每天的生活都是那麼的踏實。在這溫暖的小窩,溫柔甜美的小妻子,跟一條撒嬌黏人的小狗兒面前,他是她們的一家之主,他有責任為他的小妻子跟小狗兒撐起一片天,讓她們生活無憂。只要想起每天下班回家時,以丰在門口接過他的公事包,對他甜甜的一笑,他的心就像被瞬間加滿油般再度復活。

就是這種甜蜜感讓他心甘情願為她們遮風擋雨!

然而今天眼前這一片狼藉讓他有些傻住。

以丰披頭散髮地趴在沙發上,綿綿倒在旁不住地喘氣。滿地板的衣服雜亂地散在各處,空氣中、地板上飄著被以丰跟綿綿抓癢掉落的白毛絮。

 

『你們剛打完戰嗎?』成無雙沿途撿起了衣服。

 

以丰瞪大了眼睛從沙發上跳起,往無雙身後左右張望,沒鬼。欣喜地問:『你今天沒去上班嗎?』

 

『今天研習,我會連續研習三天。所以你接下來不用幫我準備便當了。』無雙把一地的衣服撿起,一一地折好送到衣帽間。『這些衣服怎麼回事?』

 

『這些衣服都好重喔,穿起來好像盔甲,沈得我喘不過氣來。你們這裡怎麼沒有輕一點的衣服啊?』以丰跟在後頭抱怨著。

 

穿慣了天界的白雲霓裳,她實在穿不了凡間這些重物,最後發現這些絲巾還算輕柔,為了能夠有效的覆蓋全身,她連接了好幾條絲巾裹在身上,雖不如雲裳那樣輕柔飛舞,但也有幾分神韻了,加上這包裹的創意,頗有當年釋迦牟尼佛成道時的樣貌,她自己還是蠻滿意的。

 

無雙上下打量她身上這幾近透明的絲巾,布巾下果然空空如也,有幾分情色的模樣,但他這小妻子的態度跟她的胸前一樣坦蕩,他頗無奈的搖著頭,只希望她沒這麼坦蕩的走出門。

 

『你以前沒這樣抱怨這些衣服的啊,今天怎麼了?』突然想起了門鎖不是反鎖的狀態,顯然以丰有開過門,心中一驚:『你沒穿這衣服出門吧?』

 

『沒壓,但是今天有人送貨來,我幫你拿了。』以丰指了指書房桌上的小盒子。

 

成無雙瞪大了眼,一口氣險些喘不過來,『你開門了?』

 

『恩啊,那個先生說要簽收啊。』以丰癟著嘴說,『可是他好奇怪,好像我是鬼一樣,眼睛都不看我,東西也是丟到我身上就跑了。這裡人都這麼沒禮貌嗎?』

 

無雙可以想見快遞先生有多麼受創,豔遇誰都想有,但是真遇上這種女主人衣不避體,披著一頭散髮,布料顏色充滿違合感,穿搭又凌亂,你只會以為你遇上的是一個躁狂病患或是精神不正常的女人,不跑,等被咬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