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天體星吧後,冷凝香看著玲子走了反方向的路,似乎不是要回地球,雖然感到奇怪,但是哈欠連連的自己,實在無力多管什麼了。

她先去商店街拿她之前訂做的星空漂浮禮服,返身準備回地球,突然間被一個老女人給拖住。

『冷凝香。』那老女人扯著凝香的左手叫著。

凝香有些驚嚇,『老婆婆您需要幫忙嗎?』

『呸,不要叫我老婆婆,我最討厭,討厭人家說我老,我就是你,你,不要叫我老婆婆。』老婆婆皺著一臉的皺紋不住地打哆嗦,外加碎碎念。

凝香生平最怕跟老人家打交道,除了他們身上那股老人味不說,還有皺紋、老人斑、皮鬆肉垮、頭髮稀疏、和不停地碎念本事,都讓凝香打從心底反感。『是,這位夫人,您若有需要幫忙,我幫您聯絡Amenti大廳星際保衛隊幫您。』

『你剛剛才跟阿燦她們吃完宵夜,你手上拿的星空漂浮禮服是你四天後要參加羅摩大使的宴會穿的。』老婆婆冷冷地說著。『你今年四十,你打算過幾天去做臉部微雕手術。』

冷凝香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卻又震驚得下巴掉下來。前面的行程都可以探查的出來,但是臉部微雕可是她幾番掙扎後下的決定,她連阿燦都沒說,老婆婆怎麼會知道?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就是你,但是我接下來要說的事,你要是不信,你會後悔。』老婆婆抖著雙手,臉部肌肉不停地抽搐著,一雙眼卻十分凌厲地看著凝香。『我從未來來找你,為的就是扭轉我的命運,我們的命運。你先帶我回家,我再跟你從頭說起,你現在就走,走,快。』

冷凝香萬般的不願意,卻無法拒絕老婆婆的命令,或說,凝香心裡是信服的,雖然匪夷所思,她能感受她們之間有著很緊密的連結。

凝香帶著老婆婆回到了地球上的家。

老婆婆走在凝香的前頭,一路走到客廳沙發坐下。

『你,去拿那瓶紅酒酵素給我喝。唉,我這輩子活得小心謹慎,吃多怕胖、喝多怕水腫,笑多怕皺紋,太陽大怕黑又怕長班,結果仍然逃不過老化的襲擊。』老婆婆坐下後停不住的叨唸,『你給我拿個靠枕,人老了,腰實在受不了。』

冷凝香默默的走到廚房,打開了壁櫃,拿出了她珍藏的陳年紅酒酵素,這可是她都捨不得喝的好東西,沒想到這老太婆一來就挖她珍寶。

『你怎麼用這種土氣的杯子?給我用水晶杯,還要加冰塊。』老婆婆一臉嫌棄的瞪了凝香一眼,連伸手拿杯子都不屑。

冷凝香簡直快翻白眼了,她從小嬌生慣養,念書時讓老師們、男同學們寵著,長大進入職場,長官、同事們也都讓著她,哪受得了這樣的使喚。

『動作快,你都還沒老,怎麼還要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剛剛叫你拿的靠枕怎麼還沒拿來?』老婆婆性子急,耐不住等,直催促著。『順道給我拿條毯子,我的膝蓋痛,要保暖。你別给我一般的被子,我要那條紅色的喀什米爾毛毯。』

『你夠囉,從一回我家,你就指揮來使喚去的。你有沒有禮貌啊。你說你是我,我就信啊!我也可以當你是個騙子。』冷凝香橫眉豎眼的瞪著老婆婆,一副打定主意不服從、不配合的姿態。

『發大小姐脾氣啊,』老婆婆氣定神閒的斜看凝香。『你跟曹信說,他記者會記得要把場地確定下來,口頭商借沒個準。』

『什麼?我在跟你說事兒,你別給我扯曹信。』凝香覺得她沒頭沒腦的不知說些什麼。

鈴…。

凝香接起手機,『我凝香。』

『發言人,我要跟您報告,明天的記者會都辦妥了,連最難搞的冥王星大使都同意配合出席。』來電者是曹信。

凝香眉頭一皺,隨口一問:『喂,曹信,你那個場地跟人簽約、付訂了嗎?』

『啊?沒有啊,飯店經理跟我保證明天會借我們啊。』

果然。

『你還是去把訂金付了,跟他拿個單據,這樣比較保險,我不希望明天記者會出什麼皮漏。』

『喔,好。』

手機一掛,只見老婆婆冷笑。

『你怎麼知道曹信會打來?你又怎麼知道他沒借場地?』

『想知道?你接下來的每一件事,我都經歷過,我還知道你明天記者會會出什麼狀況,你喜歡的那個男人會不會跟你在一起。』老婆婆得意的笑著。

不待凝香開口,用眼神向她示意她該完成的服務項目。

凝香嘆口氣,急忙換水晶杯,加冰塊,拿靠枕,最後依依不捨的拿出她心愛的喀什米爾鋪在老婆婆的膝蓋上。

『好啦,現在你快告訴我,那個男人有跟我在一起嗎?』凝香快速完成一連串作業後,立馬追問。

『哼,以前人家說我腦子空搞不清楚狀況,我都不信,現在看你就懂了。哎呀,我真是個沒腦子的女人啊。真正的重點不問,淨問這些雞毛蒜皮的事。在一起又怎樣,你很快的就長得像我這樣,你以為人家還會想跟你在一起嗎?』

『啊?!』凝香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你看我今年多大年紀?』老婆婆問。

『八十多歲囉。』

『錯,我今年才四十一歲。』

『什麼?』這下凝香整個震驚住。這也就是說,一年後的自己長得像八十多歲的老太婆?『怎怎怎麼會?』

凝香說起話來結結巴巴。

『一年後的某一天醒來,我就老了四十歲,整個身體機能迅速衰老,現在我只剩一個月的壽命了。』老婆婆用著極怨的口吻說著,邊說邊抖著,彷彿氣得全身顫抖。

凝香不可置信的看著老婆婆,一時間還不知道該從何問起。這明明事件應該哭的事情,但是凝香卻只能腦子空空的楞在那裡,一年後就要死了,她該怎麼反應這件事呢?

『這一切都從你這個時間點開始的,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麼?』老婆婆的聲音彷彿快要尖叫了起來。

『我?我什麼都沒有做好不好?我每天忙得要死,時間都不夠用,我已經好久沒有好好出去逛個街、度個假,要說老化,是工作過度造成的快速老化吧?!』

『說你沒腦,你還真的沒腦,工作過度而死的叫做過勞,我現在這叫做早衰。』

『那為什麼是我要負責?我忙死了,每天都累得半死,睡覺都沒時間了,是因為這樣早衰的嗎?』

『那你覺得你有可能在一年裡提早衰老四十年嗎?』老婆婆的尖銳指責的聲音讓凝香感到異常的焦躁,如果這個老人不是未來的自己,她肯定會叫她閉嘴。

『妳仔細想想,這一個禮拜裡,妳做了什麼不該做的?或是跟平常不一樣的?』

『嗯,就跟平常一樣啊?我想不起來了。妳這樣一直問,我覺得很煩耶,妳怎麼確定是我做了什麼,為什麼不是妳在妳那個時間裡做了什麼?』凝香耐性不足,已經開始翻起白眼來了。

『我從時光記錄器上查到,從妳現在這個時間格上就出現扭曲的現象,同一個時間格裡,妳的時間格堆疊得比常人還多格,妳又不是時間旅者,又不做時間穿梭,這個現象就太不合理了。』

『停停停,什麼是時間格?』

『唉,妳這點智商為什麼可以在總部當發言人呢?總部沒人了嗎?』老婆婆跟凝香一樣翻了翻白眼,一副快要不能忍受的樣子。

『妳不要說話跟阿燦一樣喔,還有,照你的說法,我就是你,妳就是我,這樣嫌棄我,最好就跟你沒關係啦!』

『嘖嘖嘖,』老婆婆發出不屑的聲音,也是,現在這個時候的確不是嫌棄自己的時候,命都快沒了,還嫌棄這顆腦袋有什麼用呢?!

『時間格只發生在物質世界之中,如同能量一般,但是時間是可量化的。例如在時間線上,一秒就是一格,妳發蠢,在這一秒鐘做錯了事,就要承受下一秒的責罰,每一個格子裡都會有對應的事件與能量填入。所以說,妳花的時間在哪裡,妳就會成為什麼樣的人,說的就是時間格的概念。在時光記錄器上,妳的時間格明顯不合理,同樣的一秒,妳的秒格卻是尋常的十倍之多,這樣的堆疊,造成了時間的扭曲,顯然妳用掉了未來與平行時空中的時間,造成四十一歲的我要背負妳的錯誤,現在我就是來糾正你的問題的。』

『哇!』凝香聽得都快當機了。事情好像真的是自己引起的,可是,怎麼會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