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十八:遣返

 

大家在香香三吋不爛之舌的說服之下決定多留兩天。

進行原定計畫前大家決定先去清水寺向千手觀音禮拜,然後開始賞櫻、再去吃頓好的,再去血拼,然後去吃下午茶,再去南禪寺走走,再去附近的小店吃頓好的,然後再去買個伴手禮。

 

『養豬之旅。』阿燦聽完香香的行程安排的心得。

 

『香香,在開始玩之前,我們還有一些正事要辦。』玲子說。

 

『還有工作嗎?』香香跟阿燦異口同聲的說。

 

『嗯,你可能不記得了,但是當年我還封印了一批妖眾,我們這次要一起解除封印。』

 

『喔。』香香點頭,這是真的蠻重要的,讓這麼多靈魂困在永恆界裡,沒有時間沒有空間的活著,是不可思議的懲罰。

 

『還有,我當年設下的結界期限再一天後就期滿了,這件事也是一個麻煩。』玲子說。

 

『要繼續結界嗎?』心心問。

 

『可能不行吧?!我已經不是當年的守護者,我已無權干涉日本國的因果業力,看來日本國並沒有足夠的福德可以重設結界,這真的很棘手。』玲子皺著眉頭煩惱不已。

 

『不設結界,難道要重演當年平安朝的鬼叉夜行的故事嗎?』阿燦問。

 

『當年平安朝會有這麼多鬼怪橫行,無非是當朝者心術不正,引妖孽入朝所致。今天的日本國倒不致於重演歷史。』心心解釋了一下這個由來。

 

『不過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個國家喜愛妖怪勝於佛法?』阿燦問。

 

『哈,你說到重點了,早在盤古開天以來,日本的所在位置就是妖怪棲息地,牠們最先遷居在日本,是人類奪走了牠們的棲息地,逼得這些妖怪避走山林。但基本上妖怪和人類其實共同生活了很長的時間,這使得日本國民對於妖怪的熟悉度勝於佛法。佛法其實只流通於貴族、天皇之間,崇拜巫術、妖怪才是庶民信仰啦。』香香得意的介紹了一下。

 

『果然當過日本國的妖怪,這麼了妖怪史。』阿燦酸了一下香香。

 

『是妖王,王,我做的是王,還有不要把我們跟怪連在一起講,我們是不一樣的。』香香的下巴揚起,一整個瞧不起的模樣。

 

應驗了俗語說,烏龜笑鱉沒尾巴!簡直讓人搖頭。

 

玲子將這整個狀況回報總部,希望能夠申請一個足以保護日本的專案,即便不能為日本結界,也希望能幫助日本化解目前的危機。

 

只是地球終究還在因果界之中,一切都受限於因果法則,造業還業,福德不能抵業力。

 

業力是最高法則,連因果界的教主行事都要遵守這個定律,何況小小的地球總部?

 

消息傳來,總部決議先將京都城內的封印解除,釋放囚禁於此的妖怪眾靈們,為了防止眾靈在解除後逃逸作亂,總部向銀河星際聯邦徵調了聖使團中最高護法---龍神護法前來護衛。

 

同時委請聯邦派遣戰艦前來接走這些妖精鬼怪等異界幻靈,讓牠們各自回到自己的星球上,永世不得重返地球。

 

這可說是近百年來最大規模的遷移,也可以說明,總部跟星際聯邦已經確立了一項準則,在地球上的眾生,舉凡靈性不能同步提昇,又對地球有所危害的種族一律遷往其他星球,不准在地球以輪迴之刑償還業報。

 

也就是說,輪迴的刑罰不久後將在地球消失,不過這是後話。

 

聖使團同時也派遣了拉菲爾療癒天使團前來,協助療癒被封印的異界幻靈們,讓牠們可以修復靈體後,安然回歸到自己的星球上。

 

由於星際聯邦偵查這些族群僅有小過,並無大非,但也沒有幹下什麼大是大立的好事,也無人需要進化到更高的星球去,因此這次的接引就沒有恭請功德林星球的菩薩們協助。

 

這個接引過程由星際聯邦直接向最高因果教主提出申請,所以行政流程相當快速就核可通過,只待玲子四人解除封印即可。

 

安倍晴明當年在五大神社布置結界陣法,以守護平安京,如今同樣要在進入這五神社之中,才能重新打開結界。玲子說明了這五神社的位置,同時告知眾人結界陣法的解除咒術。大夥兒就各自就定位,阿燦去熊野本宮大社,香香到伊勢神宮,心心則去伊吹山寺,而玲子本人留守外宮豊受大神社。還剩下伊弉諾神宮無人協助,這個人選就交給總部負責,其他人則各自到定點就定位。

 640_44777e934f86e59ae246ab59ef679c1d  

總部為了爭取時間,命協助此行偵查隊的情報顧問日能宇前去報到。

 

阿燦根據手中的地圖前去熊野本宮大社,忽然整個人被撞了一下,手中的地圖竟被人奪走。阿燦閃過一絲困惑,以她的功力,沒有幾人能如此神不知鬼不覺地近她的身?她很快地回神追逐那個小偷,但對方似乎就是要她跟上,總是保持著不近不遠的距離。這更讓阿燦不解,她的輕功可是師拜妙手空空兒,只有別人追不上自已,沒人可以這樣忽近忽遠地戲弄著她。

 

一不留神兩人已經飛出百里之外,終於那人停下腳步,悠然在林中等候。

 

『shit,敢偷我東西。』阿燦直奔那人身邊,同時起手挽了一個氣旋朝那人打去。

 

沒想到對方輕易躲開,定眼微笑看著阿燦。

 

『啊!是你。』阿燦本想繼續攻擊,看清那人樣貌後驟地止步,收回手中的攻勢。

 

『你怎麼在這裡?我叫你來台灣找我,你怎麼來日本了?』阿燦不滿地責備著。

 

『你就這麼確定我是來找你的?』歐陽無缺挑著眉,戲謔地笑說。

 

那張俊秀的臉龐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燦亮如星光的眼眸頗有深意地凝視著,彷彿一個不留神就會掉入那潭深淵,眼上那道劍眉挑著不多不少的角度,既邪氣又有侵略性表情,讓阿燦心臟停跳了一拍,人有些發楞。

 

她隨即轉頭不讓自己傻氣的模樣被發現,硬是倔將地頂嘴說:『都拿了我的地圖,還說不是來找我?』

 

阿燦的每個反應被無缺看在眼裡,滿意在心裡,他依舊可以左右她的心情。兩人自唐朝一別之後,仿若永隔,此次重逢,發現歲月並未在他們之中產生隔閡,過去的齟齬淡了,留下的是心動的頻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