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二十一:愛恨轉眼逝

 

大功告成,眾人從陰陽交會處走出,拱手告知天地諸眾生,引渡法使已降臨,眾生皆可隨之解脫離去。

 

四周突起大風,四月櫻花辦翩然落下,彷若櫻花雨般落在五位身上、肩上,那粉色雨霧揚起淡淡櫻花香,身處在這片花瓣雨中,彷彿可以感受到山林眾生的溫柔與疼愛。

 

此地若無這五人前來,積聚於此千百年未能離去的眾靈們將要持續徘徊於此,過著永恆的歲月。

 

永恆於他們而言,是種不見天日般的痛苦,永恆地怨著、永恆地恨著,到最後,早忘了怨誰、恨誰,忘了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

 

五人領受感恩之意,同時也致上祝福,便回身走在這櫻花道上,準備與其他四人會合。

 

他們的身後,是樹精、山靈、幽魂、因人類口欲而死的魚靈、雞鴨牛豬等,濃濃的怨氣也在引渡大使的降臨後散去,眾靈們深深地向五人鞠躬感謝。

 

五人紛紛聚集在清水寺。

『玲子,那個坐化的安倍晴明?』燦容一到急著詢問玲子。

『處理好了,放心。』玲子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日長官,好在你也來了,要不然哪能這麼順利呢?』凝香笑著招呼著。

『是啊,要一起去吃東西嗎?』田心心微笑著邀約。

『不了,各位長官我要先走了,我要趕著回總部開會,就不妨礙各位長官的假期了。』日能宇推了推眼鏡婉拒。『那個,玉長官,這是京都區各個特色小店跟素食餐廳的地圖,你們可以參考看看。』

『喔,這麼好,謝啦。』燦容一臉驚訝,這位長官真是周到,自己不玩,還幫大家準備旅遊地圖。『還手繪喔,你也太細心了吧?!』

 

『還給你圈了你可能會喜歡的咖啡店,旁邊有附註他們的招牌是什麼。』日能宇輕輕指了指地圖說明著。

 

『嗯,不錯。』燦容拿了地圖就蹲在一旁研究起來。

其他三人看著日能宇的舉動,覺得這當中有內情,都偷偷地笑著。

『那,各位長官,我就先走了,你們好好玩。』日能宇向大家道別後離去,走前眼神特別停留在燦容身上數秒,眼鏡後頭的眼睛滿是笑意。

 

『喂,玉燦容,你跟日長官兩人有貓膩喔。』冷凝香憋到日能宇離開後劈頭就對燦容說。

『對呀,阿燦,剛剛日長官看你的眼神,超有電耶。』心心忍不住一起八卦。

『嗯。』燦容吊了白眼,斜睨了三人,『所以勒?對我有電不是很正常嗎?』

 

這下換三人吊了白眼,對於一個可以如此顛倒是非,說起謊來面不改色的人,相當莫可奈何。

 

『走啦,不是說要去玩嗎?再不走,假都沒了。』燦容繼續盯著地圖,呼喝眾人起身。心中那一絲甜一絲苦澀只能假裝視而不見,很多事,看透了不見得好,不如就讓它不明不白地待在原地,這樣或許對大家都好。

 

『回將軍,安倍晴明的肉身不見了。』護衛貪狼回報。

『嗯。』無缺點點頭,早知道是這個結果。

『回將軍,山本玲子一行人已經解除封印,大批妖靈全數被引渡離開了。』護衛七殺說道。『這次劫殺行動全數失敗了。』

『無妨。』無缺一臉淡然。

『我怕少主不會輕饒。』七殺憂慮地說。

無缺輕拍七殺的臂膀,點了點頭。

自從地球曆2012年馬雅預言失效後,整個地球局勢逆轉,魔王已經相當難掌握這個星球的變遷,於是祂將地球交給祂的兒子魔少主薩摩雅主持,就當做接班人訓練。自己則轉向鎮壓銀河其他正要蛻變的星球,以免地球的成功經驗轉移到其他星球上,這是魔王與上帝的拔河賽,祂正忙著鞏固再其他星系的勢力,管不到地球的發展。

而魔少主薩摩雅正值血氣方剛,積極地想要大顯身手,努力地在地球各地製造紛爭,想要向他的父親證明他才是貨真價實的繼承者。

 

只是魔王又何止他一個兒子,薩摩雅的兄弟們都摩拳擦掌地等著他摔跤,好藉機一腳踹開他。康熙的九王奪嫡算什麼,如果他們看到魔界的手段,可能會感覺自家兄弟仁慈許多。

 

無缺自然不是只為少主工作,他後頭多得是想借他的手伸進地球的魔子們,無缺並不擔心薩摩雅的反應,反倒是眼前對燦容微笑的這個男人,讓他心中十分疙瘩。

 

燦容感覺遠方有股凝視她的眼神,她回頭追尋這個能量來源,雖然沒有看見人,但是她心中知道,那種彷彿要把她整個吞噬的強烈,彷彿他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專注,只有無缺才會有這樣氣場。

 

燦容調皮地眨眨眼,指著自己的口袋,挑著眉得意地炫耀著。她心想無缺現在應該氣死了,光想這點,她簡直開心死了,臨了,附贈一個飛吻給遠方,就當是安慰獎囉!

 

『你在幹嘛?花痴啊?!』玲子看到燦容沒事做一些怪表情,感到不屑。

『啊,沒事啦,有個老外,盯著我,給他一個甜頭,讓他不虛此行。哈』燦容開心地說。

 

玲子實在無語。燦容身邊從來不缺男人,只要她想要,有得是大把的男人撲上來,就像日能宇,她敢打包票,只要燦容勾勾手指頭,日能宇一定乖乖送上來。但問題是,燦容像是雷達歪掉,總是交到怪咖,她也不在意。她遊戲人間的態度常常讓她們相當不解,也不知道該如何介入。

 

遠方的無缺忍俊不住地笑了出來,這個小師妹總是可以觸動他。那種古靈精怪的模樣,彷彿天塌下來都可以當棉被蓋的大咧咧,還有,那個永遠可以被猜透的心眼。無缺摸摸外套,那個空無一物的口袋。一個妖異的精魄可以換來小師妹對他的開心笑容,很值。

『走吧!』無缺回頭對殺破狼三護衛說。『這裡沒搞頭了。』

 

『對了,你們還沒給我一個交代,說,為什麼拋棄我?為什麼封印我?』冷凝香又念起來了。

『哇塞,你跳針喔!又來?』阿燦搔搔頭,相當無奈。

『哎呀,管他千年前我們怎麼樣,重要的是千年後,我們同生死、共患難。』玲子勾著凝香的手說。

『香香,你還沒看透嗎?愛恨情仇不過一世,一個輪迴就可以翻轉一切。我們都是這個星球的過客,演演玩玩,體會極愛極恨不過眨眼間,既然看透了,還有什麼好執著?』燦容說。

『對啊,這人世間生生死死,輪輪迴迴,說的不過是一場又一場生離死別的故事。愛一生、恨一世,也不過轉眼及逝,也就沒什麼大不了。千年前的恨,留在千年前,我們一樣悲喜與共、一樣相愛。』凝香說完忍不住摟著她的好姐妹們,『謝謝你們,我現在真的覺得人生如夢一場,真的,就是一場夢,醒來,船過水無痕!』

四人對看,一陣大笑。

『那請問,既然大家都醒來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去吃飯了?我好餓喔!』心心哀嚎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