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旅奇緣30靈魂藍圖投胎會議

 

玉燦容精神奕奕地走進星際局。

星際局是地球揚升總部中最為特殊的局處,指揮官終年外派不說,玉副指揮官又是個隨性的長官,管理風格自由,給予下屬極大表現空間,因此空間充滿著外星色彩濃郁的布置,例如外派到地球的外星部屬的家鄉紀念品:土星氣象球飄蕩在天空,時不時來個打雷、下雨,下頭的人只能各自走避。太陽外派員的桌前是太陽黑子測量儀,極刺眼的金光下,根本沒人看得清這儀器是圓是扁,只感覺自己眼前一陣黑..。

還有許多走在裡頭的『人』,雖然都穿著人皮,說著地球語,但是你就是可以感到一種—『不是人』,的詭異感,有時候連他們自己都忍不住用母星球的工作方式,例如漂浮在天花板辦公,或是用大跳躍法走路…。

整個星際局就像是一個大型外星遊樂場,每次玲子來到星際局找阿燦,都十分難以忍受阿燦的管理方式,在玲子心中這裡簡直一整個混亂、缺乏紀律。

阿燦只是簡單地回應:『亂中有序就好了。』

玲子當場翻了個衛生丸給她看!

 

『老大,你來了。』劍南風,星際局行政事務官前來招呼著。

『嗯。』阿燦點個頭,嘴裡咬著剛買的素漢堡,一邊舔著留下的番茄醬汁。

『老大,你今天看起來精神不錯喔!』

『還可以,吃了嗎?巷口這家漢堡蠻好吃的,尤其這塊素肉又有蔬果香又多汁,有咬勁又好消化,比之前那個假肉好多了。』

『是,這個技術我們研發很久,天狼星人的技術很純熟,也協助我們轉換成地球人喜歡的口感,這次這個產品的市場口碑也不錯。』

『那個比爾蓋茲不是正在研發假肉嗎?他那個技術還是會讓地球人留戀肉味,你們把這個技術推薦給他。』

『是,我們正在等比爾蓋茲的母星派人來跟他溝通,他們居爾星人比較傾向聽自己人的話,其他人說的話容易被他們鄙夷。』劍南風說。

『喔,』阿燦挑一挑眉,了解地點點頭。

『副指揮官。』司徒無極,星際局安全官起身行禮。

『唉,行啦,你行禮,我還要回禮,私下就不用這麼多禮數了,拜託。』

『是,老大。』無極應答後坐下繼續手上的工作。

『問你喔,那傢伙怎麼回事。』阿燦下巴動了動。

『老大你也看出來囉,』無極一臉八卦興奮地閃動,『他明天要回星際議會,現在人正在鬱悶著。』

『為什麼?不是例行公事嗎?』

『唉,老大你有所不知啊!』

劍南風冷冷地瞪向倆人,『你們夠囉,當著我面前談論我。』

『所以我們光明磊落啊!』阿燦一手勾著劍南風的脖子,『說,鬱悶什麼?』

『沒事。』劍南風悶悶地回著。

『唉,這人生沒有過不去的檻,你說,老大我幫你籌計籌計。你不想回星際議會工作?』

『不是。』

『不是工作,你又沒有家累,那就是為了女人?』

『Bingo,老大您真是睿智啊!』無極雙手一拍,對著阿燦比出大拇指。

『喔,跟女人有關,都是大事,你想提,我們再談。』阿燦拍拍南風的肩膀,大喊,『開會!』

五十年一度的星際宇宙博覽會這次交由地球辦理,這是地球第一次被准許參加星際宇宙博覽會,其中意義非凡。

這表示地球終於提昇至星際議會認可的標準,不論是意識層面或是靈性層面,地球人類已經準備好進入光次元的進化,因此交由地球負責籌劃此次博覽會,對整個地球來說是至高的榮耀,也是無上的加持!

參加博覽會的都是進化到極高度文明的星球,由其代表們都具有著不同的進化力量,透過這些代表來到地球,他們星球的進化能量也會為地球注入進化元素。

與會受邀的星球皆為進化先驅,此次也將與地球交流進化的模式,並指導提昇的方針,地球提昇總部上下都寄予深切的期望。

星際局做為主要對外窗口,要進行的各項準備工作異常繁重。阿燦從接到任務開始,就進入了備戰狀態,屁話都懶得多說。

籌備會結束後,阿燦拍拍劍南風的肩膀。『南風,這次你回星際議會工作繁重,萬事警慎,我們保持聯絡。』

『是。』南風說。

『老大,這次南風回議會又要半年,到明年的博覽會開辦前,我們可能要很久都不能放鬆,不如今晚我們幫他送風,我們也聚聚。』無極提議。

阿燦眼眉一挑:『你晚上不回家老婆不會說話?』

『老大你放心,她跟小孩回娘家了,我今晚單身。』無極開心著。

『瞧你開心的,好,你去處理,發時間地點到我行事錶上。先走了。』阿燦指指手上的錶說。

『老大,』無極叫住阿燦,『能不能也叫上三本指揮官、冷發言人和田部長她們?』

阿燦聞言一陣困惑,『為什麼要叫她們,不是為南風送行嗎?』

『哎呀,老大,大家一起工作這麼久,多少都有點感情,一起聚聚不頂好?』無極尷尬的笑著。

『隨你,你也给她們發個訊息,我忙,先走了。』阿燦整顆頭煩得快炸開了,也不想細究其中詳情。

『是,老大,晚上見。』無極在身後大喊。

 

燦容趕著進入會議室跟織女座、獵戶星座與天狼星的外使開會,了解他們會有幾批人陸續進入地球的需求與意見。

她與這些外星大使們共同研討了外星人來地球的生命藍圖規劃,全力將規模與難度降到最輕,讓他們可以快速體驗地球人類的一生,又不致於困難到創造新業力,生生世世地輪迴著,最後只能滯留在地球還那還不清的業障。

 

『玉副指揮官,我們星球上有許多傳聞,聽聞來地球旅行就像坐了賊船,一個個都有去無回,我們很是憂慮。』獵戶星座大使說。

 

星際間都傳聞地球是個地雷區,來到這裡投胎的外星人沒有一個有回家的,更嚴重的是,整個靈魂就像在地球消失般,連感應都感應不到,這讓母星球的家人份感憂慮。

 

偏偏地球現在又是重點地區,能來這裡考察、收集人性資料,對各個準備躍升的星球來說,是件至為重要的事。

 

這些高等星球都是純然的美好、和平、崇高的靈性世界,沒有負面品質存在,偏偏提昇的過程需要困境來跨越,這真是難為了這群高靈們。

 

祂們藉著下來成為人類的經歷來收集負面品質,例如讓自己完全進入黑道家庭,體受暴力對待、壓迫、傷害、虐待、痛苦等,當這一生結束時,這些生命經驗就可以帶回去母星球,讓母星也下載了這些負面品質的資料。讓這些品質成為該星球要跨越的困境。

高靈們對於能夠來到地球考察,都是既興奮又期待,地球來的負面品質會強化提昇的力量與速度,對高靈們來說是一件非常有吸引力的事。想想,下來一趟的歷程既可以完成個人的提升,還可以協助母星球及族人們的進化,箇中好處難以盡數。

再者,高靈星球會利用這些資料創造模擬系統來訓練自己星球的人民,以便後來的星族人到地球可以更順利完成任務。其次還可以利用這些資料來籌備自己的星系的新物質星球,修調地球經驗後,他們可創造出進化更完善的物質星球,不需再來地球收集負面品質了。

試想,有那一個星球具備這麼齊全的正負人性品質,從暴怒、競爭、嫉妒、控制、迫害、羞愧、惡毒、怨恨到慈悲、善良、體貼、溫暖等等?地球簡直是高靈世界們的求之不得的豐饒之地啊。

 

只是每個高靈來到地球就消失了,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以致於許多外星人並不敢下來,深怕從此就回不了家了。

 

燦容拿出幾個生命藍圖版本供大家參考。

『這些都是成功案例,來的外星人都順利地在這裡收集到足夠的資料,也都能順利的回到母星球提交心得報告。我們在靈魂的藍圖設計上已經很有經驗了,可以提供各位大使們選用。』

 

燦容很明白他們的心情,想想,自己不也是來地球後就再也沒回過家了。生生世世地與地球人糾纏,始至今日,還不斷地在夢裡回到前世,這真是一個鬼地方。

 

燦容根據各個星球的需求提出了幾個方案,與諸位大使反覆討論後,由大使們將方案帶回星球進行合議。

 

結束這個會議後,燦容又沖沖地趕到另一個星際會議場。

 

『大家都到齊了,今天的會議一開始先跟介紹今天參加的成員。星際聯邦議會特使鄔薩瓦德、靈魂藍圖投胎會議聯絡人劉仁宇、情報局指揮官玲子、能源局的局長格桑贊仁跟療癒部長田心心、公關部發言人冷凝香以及星際局副指揮官玉燦容。星際局指揮官齊麟受聯邦議會的邀請前去研討明年的博覽會事宜,所以今天與會的是星際局玉燦容副指揮官。』揚升總部的總指揮官莫老爺子介紹說。『今天會議的等級是最高機密,除了在場參與的成員外,其他人沒有權限調閱相關資料。』

 

『接下來的事情就由鄔薩瓦德特使來跟各位報告。』莫老爺子邀請鄔薩瓦德跟大家報告。

 

鄔薩瓦德是來自梅西爾星雲星團表編號M45的昂宿星人,長期擔任星際聯邦議會與地球間的特使。她有極漂亮的金白色的長髮,白淨的皮膚乍看之下有些透明。

 

『各位朋友好,我先跟各位報告,星際議會一直以來都收到其他星系的公文,表述他們的星球族人來到地球後就消失,這件事我們之前已經請莫總指揮官提供尋人協助。但是最近從佛國來了一份懇求信,述說他們一位佛師進地球後音訊全無,佛國上下十分焦急,因此特地來函懇請我們幫忙。』

 

燦容一聽發楞。

 

佛師來到地球消失了,就是說美國國務卿來台灣消失的意思是一樣的,地球人綁架了祂嗎?也不可能,佛國一定搜尋得到這位佛師,如果連佛國都感應不到祂們的大師,那就說明,問題很大條了。

 

環顧其他人,每個臉色都很沈重,想來大家都想到同樣的事情。

 

『這位佛師是?』玲子詢問。

 

『大日如來燃燈古佛。』

 

這種來頭,這下燦容下巴直接掉下來。

她看到玲子當場皺起眉頭來,凝香跟自己一樣整個人都傻住。

 

『請問這位古佛特地下來是為了?』燦容忍不住發問。

 

『佛國不願多說,但是大概的意思是這位古佛發願要度化成魔的人。』鄔薩瓦德說。

 

『什麼?』這下燦容直接叫出來。

 

這下慘了,佛跟魔群混在一起裡,怎麼能全身而退勒?

 

『佛國說這位佛師經常出這樣的任務,算是經驗老道,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次來地球就跟佛國失去聯繫,希望我們能夠協助找尋。』

 

『那古佛之前出任務的地方應該都不是地球,我們地球可是靈魂的終極考場啊!』能源局的局長格桑贊仁悠悠地說。

 

『搜尋佛師的工作至為機密重要,特別是不能讓魔星人知道佛師淪落在地球,否則佛師的性命就有極度的危險性。』莫老爺子囑咐著。

 

『我們已調閱全球政府的情報系統,追尋可疑跡象。靈能大師伊利亞德也透過靈力搜尋佛師的能量場,只是目前得到的結果跟佛國相同---一無所獲。』玲子報告說。

 

阿燦說:『外星人來地球有幾種管道,一種是觀光旅行,這種行程待的時間都不長,也都在嚴密的保護下進行。另一種是出差,透過總部的許可下在特定區域進行任務,這個部分也是有文件可查。最後一種則是透過靈魂藍圖投胎會議申請進入人身,實際以地球人的身分角色經驗地球生活。如果佛師是透過投胎會議進入地球,可以直接向靈魂藍圖投胎會議調閱資料吧。』

 

所有人的目光一致轉向劉仁宇師傅身上。

 

劉仁宇真實的身分是靈魂藍圖投胎會議的聯絡人。負責協助會議執行、辦理與教育訓練等相關事宜。所有要投胎的靈魂都需要申請,透過核准後由聯絡人協調開辦會議。

 

靈魂藍圖投胎會議是獨立存在的機構,負責靈魂提昇的重責大任,因此由五界(真理界、合一界、因果界、幻化界、修羅界)教主共同督導,並由超五界靈性長老主持,地球揚升總部、星際聯邦會議協助辦理。

 

開辦會議所需的人力、物力異常龐大。

 

除了要根據這個靈魂下凡時發的願,來決定整個藍圖的大方向規劃。還要面對靈魂每次投胎闖禍後的路徑偏離,做微調或修正。

 

有時候靈魂一下凡後,會闖出一堆的禍事,導致整個行徑偏離了藍圖規劃,所以每一次的投胎會議就變得異常繁複,不但要修正路徑,還要協助靈魂回到軌道,這一道道計算都是極為精密的沙盤推演後的成果。

 

包含靈魂所剩下的資產(福德)有多少、新創造的負債(業力)有多少,能不能平衡,該如何使用這些資源(福、業)設計出一張可以完成目標的人生。

 

同時要招募、邀請人生關係人前來參與規劃會議,這些關係人都是與投胎的靈魂有著深厚關係的人,願意成為靈魂投胎後的撫育者、傷害者、教育者或是負向關係人。當然關係人的正向或負向的幫助也取決於靈魂的資產跟債務狀況。

 

這人生中需要放置多少難關、難度供靈魂挑戰,何時要出現貴人相助,何時會遇到轉機,靈魂有沒有資產可以得到助力?又該如何讓靈魂可以在人生中盡可能的消化他們的負債(業力)?或讓債務成為靈魂進步的推動力…。

 

這些精密的計算非常考驗主持人跟指導團隊的技術跟經驗,偏偏靈魂有時候會鬧彆扭,突然發現祂們的路不好走,硬是在會議進行時胡鬧,企圖擾亂規劃會議。

 

也因為靈魂藍圖投胎會議的重要性非同凡響,因此上頭的層級極高,組織機構也異常機密,即便是總部的工作人員也不見得知道這個機構。

 

所以在此之前,阿燦一直以為劉師傅只是在廣場上教氣功的師傅,每次都跟他在廣場上瞎掰閒聊,現在看他一本正經地坐正式會議場上,實在很不習慣。不過,阿燦瞇著眼睛打量著他,搞不好這才是他的真面目。

 

只見劉師傅閉目不語,所有的人都安靜地等候他開口。

許久,見劉師傅輕輕地點了點頭,才睜開眼睛說:『方才投胎會議長老們同意我跟各位報告佛師參加會議的紀錄,佛師投胎在屏東一個原住民部落中,今年芳齡二十歲。』

『這下好了,人找到了,送回去吧!』阿燦說,心理嘀咕著早知道直接問劉師傅就好,大家來需要來開這個會嗎?

殊不知,若沒有總部事前呈交公文給投胎會議的長老們,劉師傅根本不被授權參加這樣的會議,更遑論直接請投胎會議給古佛的資料。投胎會議的長老們想要協助古佛的靈魂藍圖進行順利,但也不想違反因果教主的規條,個個費盡思量。

『不過現在佛師只有二魂五魄。』劉師傅表情凝重的說。

『這下可不好了,她的魂魄不全,找回來也是個瘋癲的。』玲子搖頭說。

『靠,你不會吧!?』阿燦嘟囔著。

心心在一旁偷笑,聽到阿燦連髒話都飆出來了,顯見她心情欠佳。每次聽她講髒話心心都覺得很好笑,只有阿燦可以把髒話說得像語助詞。

『怎麼會這樣呢?』冷凝香問。

『他參加投胎會議時魂魄就已經不全了,所以當時的會議室在很艱難的情況下完成的。』劉師傅說。

他深刻記得開投胎會議那天,他奉命下到地獄召開會議。當地獄法使押送一位披頭散髮的女魔進來時,整個空間瞬間降到零度以下,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還有一股令人作嘔的腐敗味。女魔乾枯如骷顱的身子被刑具銬得死死的,一開口流洩出血腥與腐敗的味道,只剩一發紅的雙眼瞪得老大,焦黑的手指上有著鋒利的爪子,整個過程不斷地叫囂著,彷彿所有人都了欠她,即便一身刑具她仍想要控制在場的每一個人。

那種瘋狂令人不寒而慄,今仍讓劉師傅記憶深刻。

『啊,古佛變女魔?』阿燦驚駭得無法思考。

『這是跟著祂的願力進行的藍圖規劃,古佛完全沒有偏離祂的行徑軌道,直接進入了魔道中,成為魔。』莫老爺子解釋說。

『祂不是要度成魔的人嗎?那祂幹嘛自己要成魔?這樣怎麼度得到呢?』冷凝香聽得腦子快打結了,怎麼都想不通這邏輯是什麼。

『對啊,聽起來好奇怪。』阿燦幫腔。

『我問你們,如果地球分成黑暗跟光明兩個世界,大家都只在自己的世界裡,那麼黑暗的人會看到太陽嗎?』

『不會吧,黑暗就是黑暗,有太陽就不暗啦,他們可能連太陽都無法想像吧!』凝香說

『那你要度入魔的人,你要在佛裡找,還是叫他們來找你?』

『啊!』阿燦的嘴呈現O字型,頓時傻住。

『你不走進黑暗裡,告訴他們有另一種世界的長相,他們怎麼能相信你,怎麼願意跟你走?』劉師傅微笑著說。『當這位入魔的古佛掙脫了魔性,回到他大日如來燃燈古佛本來面目後,所有曾經與古佛結緣的魔性眾生們,想要脫離魔道就易如反掌了。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不是沒有道理的。』

『但是入魔也太傻了,現在古佛都成為傻子了,要度誰?誰都度不了吧?!』玲子搖頭說。

『所以說這是大願啊,古佛的慈悲無邊,願意走這種險路。』能源局的局長格桑贊仁嘆了一口氣。『不過世間造化自有巧安排,我們不是找到了古佛了?』

『啊,您樂觀了吧!?』阿燦懷疑有這麼容易嗎?

『你以為世人成佛真的是靠自己成佛的嗎?』劉師傅微笑說。『不是的,是靠恩典,靠得是造化主的力量。不論在任何處境,都有造化的力量在裡面,一切沒有好,也沒有壞。這條成佛路,靠的是我們對造化的信心,還有造化對我們的恩典啊!』

場中之人聞言莫不沉默,一來對古佛的大願與犧牲無不動容,另一方面咀嚼著造化在自己身上的恩典。

『要現在跟星際議會回報嗎?』玲子問。

『你先回報吧。讓他們安心。說我們務必還他們一個完整的佛。』莫老爺子指示著。

『那投胎會議能跟我們說古佛的魂魄掉在哪裡,我們去找回來就好啦。』冷凝香提議。

『投胎會議必須保持中立,所以祂們不能提供這樣的訊息給我們。』劉師傅說。

『看來我們必須派人把古佛的魂魄找回來才行,劉聯絡人,請否請求投胎會議協助,讓我們的人進去追查魂魄的下落?』

只見劉師傅點點頭後又閉目內觀起來。

這次訊息回覆的比較快,不一會兒,劉秘書長睜開眼睛說:『一般來說投胎會議不接受這樣的請託,不過這次長老們同意協助,只是有個要求。』

眾人捏尖了耳朵,等劉師傅把話說完。

『投胎會議希望前來交涉的成員需要先通過考核。』劉師傅說。

『什麼樣的考核?』玲子問。她腦子立刻盤算考核內容。

『為什麼還要考試?』阿燦問。阿燦最討厭念書跟考試了。

『投胎會議有權利這樣要求嗎?』冷凝香問。她向來關心權利義務的問題。

『應該沒有我的事吧!?』田心心終於開口說話了,她一向膽小,想到還要去地獄心都抖了起來。

『你們幾個有沒有點出息,一聽到考核個個都跳起來了。』能源局的局長格桑贊仁笑著說。

『考核的內容不能透漏,也不好說,時間到了你們就會知道。』劉師傅一派悠閒地瞄了瞄這四個女孩,她們曾是他的學生,如今坐在他面前與他平起平坐,甚至還青出於藍,他的心情真是說不出的滿意啊。『畢竟投胎會議室一個極為特殊的機構,不是每一個人都進得去那樣的能量場,不夠純淨的能量會立刻被彈回來。再來,會議分布的範圍極大,有要下到第十九層地獄,也有要上到創生的源頭,這之間的落差足以粉碎一個靈體,沒點本事的人是沒辦法承受得住這樣的能量的。』

『那知道是誰要參與考核的嗎?』莫老爺子問。

『是,剛剛長老們把名單傳給我了,分別是情報局指揮官玲子、能源局療癒部長田心心、公關部發言人冷凝香以及我們星際局副指揮官玉燦容。』劉秘書長堆著一臉的笑意說。雖然這個會議有些嚴肅,但是想到這四個竟能參加投胎會議的考核,這是多大的榮耀,他忍不住笑著。

只見四人臉色僵硬,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好,那就請投胎會議接手,祝你們考核過關。』莫老爺子也微笑著說。

『太好了,有你們進入幫忙,我也相信一切定能順利無恙。』星際聯邦議會特使鄔薩瓦德開心的說著。

『為什麼我覺得,除了我們四個,其他人都好開心啊?』阿燦低聲對著凝香說。

『這是對你們的稱讚,你們好好努力,靜候佳訊。』能源局的局長格桑贊仁拍著阿燦的肩膀說。

 

創作者介紹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