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_10_20_20091021  

在以丰遙罵司命的同時,示霸天發現以丰的琉璃珠中增添了綠色的光芒。

『看來你這次因禍得福。』示霸天指著以丰的琉璃珠說。

『什麼?』以丰低頭發現自己的琉璃珠中,除了原先如金沙般的琉璃光外,還多出一縷青綠色的光芒,此光柔和猶如青草大地般輕盈舒心。

『這是陰德,你助這些無主孤魂有功,因此增添了陰德。』示霸天解釋。

『所以我若每天劈完這位相公,然後再度這些孤魂….』以丰的小腦袋快速的打起算盤來,只是這算盤怎麼打都不划算,這當中都還沒算到從腦門兒上拔下來的頭髮,一兩根還不算什麼,拔個百來根時,那皮上的疼可直達心窩,錐心的很。更別提腦門兒上光禿無毛,回到天宮不被笑死才怪,甭提還開什麼英雌大會。

『這日子怎麼過拉?!』以丰氣的跺腳。光想著每晚要如何打發這位想睡覺的相公,還有一屋子的孤魂野鬼,以丰的頭跟皮都痛了。

『以前下凡歷練的仙女們都怎麼做的?』以丰想不起來書上有提這段。

『都睡了吧?!不然為什麼民間傳說仙女跟樵夫生了許多孩子?』示霸天跟著回想著。

『是麼?那姐姐們回來怎麼都沒提過呢?』以丰歪著頭不解著。

『不過你的姐姐們下凡歷練時,沒有結婚的。』

『那為什麼要給我安排這個婚姻?』以丰楞是想個不明白,既然其他仙女可以不透過婚姻就能進人間歷練,顯然這也是條路啊,怎麼就她還得配個凡夫呢?

『是啊?難不成司命認為憑你這尊容也足以成為女性公害,為禍人間?』示霸天不可思議的推測著。

以丰聽著這話,說不出這是讚譽還是貶抑?小腦袋瓜子這一晚受了不少折騰,一時間轉不起來,剎時間竟做不得反應。

這小腦袋瓜子有些的懊惱,自己平時不是這麼蠢頓的,一入凡後,覺得自己像是得了僵直症般,這思路如入迷宮深似海,一時間找不到出口,常只能原地打轉,弱得很。

以丰按壓下腦袋瓜子的挫敗感,威風凜凜地命令道:『叫司命給我下來。』

司命星君不是第一天當的官,他上為天界眾仙,下為凡界眾生編寫命道,能一路官途平坦,憑的可不是為官正直而已,還有熟稔於仙凡兩界正事之外的所有八卦。早聽聞仙界諸神常常在玉帝前投訴七公主的胡作非為,玉皇大帝對於這位小公主的行徑十分頭大,今天能給仙家七公主折騰出這一齣戲,自然是揣摩了上意,在編寫運道後親送至玉帝面前,更得了玉帝十分滿意的微笑。

現下七公主要找待罪羊,司命怎麼也不去當這砲灰。

以丰見不到司命現前,只看到自己手上多了一個平板電腦,平板上出現了司命的那張大臉。

『大膽,本公主喚你,怎麼不到跟前來呢?』以丰對著平板上的大頭說話,搬不出氣勢,感到有些弱。

『公主殿下,現下您已經下凡歷練了,按理我們是不能通話的,這有違規定。不過公主您金枝玉葉之軀,小神怕您應付不來,在不違反規定情況下,給您一些方便。』司命隔著螢幕說話,感覺比較安全,膽子也壯了,說起話來也溜了許多,他很是滿意自己如此英明決定。

『你說說,為什麼給我安排這個相公,聽聞其他公主下凡歷練,並無婚姻,為什麼我就要嫁人呢?』以丰嘟囔著。

『回稟公主殿下,您的學業成績中,婚姻與家庭這門科目得到的是不通,因此您只能下凡歷練時,順道補學分。』司命恭敬的回道。

『啊?』以丰撓著頭回想婚姻與家庭這堂課是什麼。

印象中,這堂課老師是註生娘娘,祂帶著課上同學去凡間見習。那天以丰有些遲到,因此沒有聽到註生娘娘的課前叮囑,只知道大家都是以隱身術入凡觀察凡間夫妻的家庭生活。

記得那天他們去觀察了南宋一戶家庭,該相公常常在外面與友人飲酒作樂,談佛說理,那小娘子就鎮夜地在閨房中苦等,常常哭得梨花帶淚的,好不傷心。那相公回家,見妻子成天哭又懦弱,不似青樓女子那樣能詩能言能談心,便借醉酒嫌棄小娘子。

見此男子如此惡行,那小娘子又如此楚楚可憐,以丰心中頗為不平。立馬現身,自稱自己是天上的神仙要為小娘子主持公道,面授了小娘子一招佛家獅吼功,讓小娘子從此一鳴驚人,吼遍中國歷史,名聲永垂不朽。

怎知,此舉竟讓一向好脾氣的註生娘娘氣得啞口無言,直接把她拎回天界面壁。並給了玉皇大帝一張說帖,指七公主生性頑劣,難以教化,以後不用再去上祂的課了。

以丰當時還想凡間姻緣這門課算是無災無難有驚無險的過關了說,怎知今日,輪到她跟個男人過不去?

『那你也不該給我一個什麼醫,每天帶鬼回家的男人啊?』以丰想起方才情景仍是一陣哆嗦。

『回稟公主殿下,在凡間的身份是跟著您的學業成績決定的,老實說,您的成績排名並不好,條件好的身份角色都讓其他同學先挑走了,您能夠挑的,很有限。這個凡夫雖然是個法醫,但是在世間也算是有學歷、有工作、有財力,加上不煙不酒不賭,配您是綽綽有餘的。更何況他只帶回鬼,不是女人,這點更說明他的秉性純良,公主殿下這真是您的福氣啊。』司命星君說得在理,但怎麼聽起來這麼刺耳呢?是說能挑個剩渣,都算她君以丰的福氣了?還是說,剩渣配她君以丰,都還有剩?那她君以丰算什麼?仙中之渣?是為仙渣?

以丰頹然:『我想回天宮了。』

雖常自詡自己身為公主,但絕不恃寵而驕,別的同學捱三個板子,她同樣也是三個板子,絕不讓人說閒話。但是生在天家,何曾如此窩囊,她有些喪志了。

『回稟公主殿下,但凡仙人歷練都有必經課題,您得完成這些課題才能回返天宮。詳細內容都在您手上的平板裡,請您一定要詳閱,若您完成不了,就是玉帝說情,您也是回不了天宮的。』司命星君猜想這位公主應該連下凡歷練的規則、條例與警語都沒讀就匆忙下凡。不過這位公主在天界就是出了名的闖禍精,如果不是玉帝逼著她上學讀書,估計她現在應是天界碩果僅存的仙家文盲吧,讓她主動讀點東西,是為難她了。

『啊,我都不知道還有課題啊。』以丰一臉快哭出來的神情,實是讓人不忍,司命一臉憐惜連番恭敬地請公主保重便匆忙斷線。

司命一斷線,忍了許久的恭敬臉立馬放聲大笑,天宮當差千年何曾見過仙家七公主如此窘境,這應了民間俗語虎落平陽被犬欺,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麼樂的事,不該一人獨享,應該要跟其他同僚共樂,司命想起司祿星君與延壽星君都被這丫頭整得七葷八素,應喜聞樂見這丫頭也有這一天,司命興匆匆地走出宮門,今日要跟幾位同僚們好好地痛飲幾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