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_5415762_2  DP0131002222022201    

『啊!』

以丰從睡夢中聽到一個男人的尖叫聲,朦朧中睜開眼睛看到房間跑出一個裸男,手上抓著一把頭髮。

『我早上起床,看見枕頭上掉了一把頭髮,』男人用鼻子聞了聞那把頭髮,『頭髮還有股燒焦味。』

『喔,天雷啦。』昏沈中,以丰想起昨夜那道天雷,隨口應道。

在那道天雷前,以丰的人生還算呼風喚雨,劈完後,現在的自己就是任人宰割了。想想,真是不勝唏噓。正打算倒回沙發上繼續哀悼這個受宰的人生,那男人已經站到她面前。

『什麼天雷?』男人抓著一把頭髮,光著身體,有點歇斯底里。

『天,天連ㄟ尚好。』以丰流暢的說著台語。『你這樣自然捲,超帥超好看。頭髮有更新週期,可能太久沒更新了,所以一次來的量有點大。沒問題的,正所謂來的少,不如來巧。還有你要穿衣服,天冷,老光著身體這個習慣不好,要改。』

以丰隨手拿塊小被子包著成無雙,再把他推進房內著裝。

她昨晚把平板的資料讀了,知道她們剛結婚半年,兩人新婚燕爾,感情如膠似漆,難分難捨,喜歡互叫寶貝。

光看到這段描述,以丰就想把司命的頭給擰下來。

仙人下凡歷練有時得要借個身份,所以得在凡人家中落戶。司命命簿上所寫內容便成了凡人的記憶,仙人們都得要遵照命簿行事,以免抵觸到凡人的記憶,造成記憶衝突。雖說凡人難以衝破命簿的設定,但是時常衝突,也會影響凡人的心緒,最後導致運程變動,這便是大忌。

待歷練完畢,回返天界時,所有相關人等的記憶都會被抹掉,彷彿一切從未發生,一切打回原形,這自然也是要保護凡人能在自己的運途上不受影響。

現在以丰就要根據命簿所寫,表現出新婚燕爾、如膠似漆、難分難捨的模樣。

關於這點,她有些棘手,所以她打算見機行事。

『寶貝,你給綿綿吃了嗎?』成無雙一邊打著領帶,一邊走出來。

『誰?』以丰有點矇。

『綿綿來,媽媽忘記給你吃早餐喔,爸爸秀秀。』成無雙蹲下來喚道。

以丰轉頭張望,這房子就她們兩人,哪來的綿綿?

只是一轉頭,方才還在身邊的示霸天已然消失,再轉頭見到成無雙正撓著一隻馬爾濟斯的耳後。

那小狗兒舒服得四腿朝天,後小腳開心的朝天抽動不已,那種抽法,以丰都擔心狗腿要抽筋了。

這隻渾身雪白長毛的小狗兒,小不隆冬,抱起來大概是一個男人手掌大,就像是一團棉花糖一般又軟棉又呆萌,簡直可愛的很。

但這不是那個在天界威風八面、統馭龍族護法、一聲龍吟鎮九州的大威龍護法神示霸天嗎?

君以丰臉都抽了,一時間下巴都閤不上嘴。

都以為自己虎落平陽已經夠悲催了,沒想到堂堂神龍護法落入凡間成了馬爾濟斯犬了,難怪昨晚問他時,他的臉扭曲的這麼難看。

看著成無雙正幫綿綿按摩著肚子,以丰驚呆,原來馬爾濟斯犬並不是極限,真正悲慘的是,這隻綿綿,是隻母的。連帶把的權力都沒給他,這太殘忍了。

示霸天的元神受限於這個肉身中,只能屈從這狗身的本能,雖然他認為揉肚子是一件非常有辱尊嚴的事,然而這種全身性的撫摸的確達到了極度的舒爽,讓他忍不住嗷嗚嗷嗚的叫出來。

以丰抖了,抖得沒法停下來,她從肚子到胸口到喉頭一陣一陣的抖動著,有一股氣想噴出大笑,但不行,得忍住,這萬一忍不住,損失的不只是她和示霸天多年的情誼,還有示霸天的男子尊嚴,雖然現在他是隻母狗。

成無雙非常疼愛的抱起綿綿,『來,爸爸給你準備早餐喔。』

待這對父女走到廚房後,以丰無可自抑地把頭埋在抱枕中狂笑。

在自己悲催的年代裡,有兄弟陪自己一同落難,不只兩肋插刀,還硬生生的滅了自己的男子雄風,有友如此,夫覆何求,以丰今生死而無憾啊!

以丰對天搥著心胸,楞是感懷了一番。

無雙爸爸出門上班後,以丰死盯著小馬爾濟斯。

她覺得兩人百來年的交情,無論如何都不該讓示霸天獨自承受這種胯下之辱。

但又擔心他太在意這種事,是不是應該幫他轉移一下主題呢?要很不當一回事的說:『當母狗可以被公狗追求,也是一種新體會啦!』

還是該關懷他失去雄性尊嚴的失落?『兄弟,你在我心中,永遠都是鐵錚錚的漢子,我不會以貌取狗的。』

或著感激他的自宮?但這會不會太單刀直入?

『有話就說,一張臉扭成這樣,怕人家不知道你的心術不正嗎?』小馬爾濟斯正用她的小腳兒舒服地撓著耳朵。

『綿綿,』以丰小心翼翼的叫著。見到示霸天的元神透過無辜狗眼射出好弱的殺氣,連忙改口『天,小天天,我老子賄賂南斗星君時,是不是少給了錢,他竟然連根把都不給你?』

示霸天用舌頭不斷地舔著肚子,這身狗皮到底有什麼毛病,渾身癢得不得了:『我這輩子最後悔的是,你每次蹺課的時候,我都幫你做掩護。要是知道你的爛成績會影響你的下凡際遇,我還要跟著下來幫你,我就該讓你天天被吊在學堂的大殿上。幹!』

想想他示霸天在龍族學堂可是名列前茅的資優生,永遠早到晚退,一心向學,總想著將來可以在釋迦摩尼佛座前護法,亦或是可以跟隨玉皇大帝左右。沒想到如此品學兼優的自己,竟然被分配到天宮混世魔王七公主座前。

後來他才知道,成績最最優的,會被分發到大佛座前護法,次優的則會被派到最危險的地方當護法,因為這種地方通常能力不足的護法扛不住,太太優秀的護法派不上用場。

這樣的人才,據龍族長老說,千百來年才出他這一位。當時有多少龍族的師兄弟為他辦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歡送會,祝賀他仕途扶搖直上,並恭賀他適才適任,這種任務捨他其誰!當時他是多麼意氣風發的出發就任。

後來才知道,像他這樣頂得住混世魔王的折騰,又能護得住混世魔王為禍天界,千百來年來才出一位,是因為這位混世魔王也是天界千百年來第一位!

回想起那些師兄弟們為他辦的那場歡送會,該是大家心中都鬆了一口氣,難怪大家都笑得特別歡,龍尾抖的特別振奮,連龍鬚都舞得特別恣意。

後來一切都明白了。當靈台特別清明的時刻,心頭也就跟著一片透亮,示霸天咬著牙握著爪,激勵自己繼續以認真勤學的態度當著護法,想著無論她君以丰多麼混蛋,也是天界仙族,幹不出什麼真正混蛋事。

但是當她下凡歷練起,天界諸神的手紛紛在她的運簿插上一手,這你一手我一手的,擺明的就是不讓以丰重回天界。玉帝見大事不妙,連忙買通了南斗星君讓他跟著下凡。

示霸天已經忘了以丰怎麼得罪南斗的,畢竟她得罪的神太多了,只是當南斗隨手披給他一件皮毛時,他似乎見到南斗眼中閃過一絲,竊笑?他的心喀噔一聲,明白了。神,都不是吃悶虧的,他們只是比你我會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