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十三:物換星移

 

阿燦意識逐漸清晰,看到有一個自己從身體裡走出來。

 

她看到那個自己身著小直衣(平安朝男子服飾),絲絹白色外袍綴著金絲銀花,廣袖寬裄,腰著玉帶,好一個玉樹臨風美男子。

 

周遭女子紛紛簇擁而至,彷彿十分熟捻。

 

只見白袍男子翩翩然走到一個撫琴紫衫女子身旁坐下,女子抬首見之,嫣然一笑,美眸巧兮,笑顏燦兮,彷若天地間沒有更美好的事能令她如此滿足了。

 

那女子有著一張極為精緻小巧的臉蛋,白皙如玉的肌膚透著微微的紅暈,專注撫琴時的神韻有種孤絕於紅塵俗事之外的清麗。見著白袍男子時,既羞怯又甜美的神情惹人憐愛。

 

阿燦看著白袍男子與紫衫女子甜甜蜜蜜的互動,像是小情侶般沉浸在他們的世界裡。而這小屋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們而置,他們彷彿是這小屋的主人,或說,連同撫琴女子也是為了白袍男子而存在。

 

耳邊歌舞聲不斷,讓原本安靜的空間突然的熱鬧起來。阿燦環顧四周,這像是一個風月場所,眾多妙齡女子打扮華麗穿梭於此,侍女們忙著端茶送水、還有一盤盤精緻小巧的小果子從阿燦眼前穿過。阿燦吞了吞口水,已經搞不清處此刻的錯亂是因為飢餓還是昏沉。妙得是,這人來人往的小屋竟然沒人在意阿燦的存在,她彷彿並不是這個時空的人。

 

阿燦忍住飢餓感,閉眼盤坐,慢慢地定心向內專注著,將所有的能量凝縮於內在,直到自己進入全然的覺知中。不論時空如何變化,內在的覺知力量是不會改變的,這也是阿燦唯一可以依靠的管道。

 

在全然的覺知當中,往事回憶一一重上心頭。

 

阿燦記起了自己在這裡與深愛的女子相戀,但是好像這裡也是他們死別之處。

 

說好像的原因是,阿燦對於這個過去有著很深的愧咎與悲傷,這世的自己仍然可以感受到難以面對的痛苦,以至於覺知的影像變得模糊,大致內容不變,只是少了細節。

 

唉,阿燦嘆了口氣。她感受的一股深深的眷戀與沈重感。孽緣啊!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千年的咒法力量開始消退,原本被封印的能量開始逐漸甦醒。

 

而眼前這一切是某人的執念所留下的影像。因為生前執著不去的怨念,往生後亡靈仍然活在這個記憶中,就像一個不斷播放的電影,亡靈也重複地執著在這個片刻不能解脫。

 

由於自己也曾是這個記憶中的一角,她的意識能量體仍然記得過去世發生的事,所以阿燦可以看到自己的魂魄與這個能量場相應合著。

 

『藤光君,』阿燦聽到一個極為悽厲的女子叫喊聲。轉頭一看,一位少婦身著一身華貴絲緞紅袍繡以金絲銀線,怒氣沖沖地走了進來。

 

周遭的琴音歌聲驟斷,寂靜肅殺之氣地瞪著藤光。『你竟與我妹妹私通,而我仍為了你委身於天皇身邊,你竟如此辜負我。』

 

『雲夕,我早說過,我不愛人間權貴,對我來說,我更願意與心愛的人共飲一杯美酒。』藤光君帶著一抹微笑擁著身旁的紫衣女子。

 

此舉激怒了雲夕,只見她怒不可揭,沉聲問道:『那你把我當什麼了?』

 

『在你決定入凡干涉人間開始,就註定了我們不同路。是你想要號令人間,你要人類屈服於你的裙下,你做的一切,說穿了,只是滿足你的私慾。』藤光君正視著雲夕說,『我從來都只是你的一個藉口跟棋子。你藉由我來修煉成人,我甘願。你要我隨你入人間,我相陪。你要我助你成為天皇妃子,我忍痛送走你。但是你要毀了人類,我沒辦法同意,千年道行修煉不易,我修煉成仙不是為了禍害世人,我不阻止你,只能眼不見為淨。』

 

『我不准你離開我。』雲夕手起眼露殺氣,一股能量光球在手心成形。

 

『姊姊,請你息怒。藤光君只是不希望你再傷害人間了。你回頭吧!我們可以回到以前那樣,大家都很開心地過日子。以我們今天的修為,天地任我們遨遊,你又何須執著人間呢?』紫衣女子跪在雲夕腳邊懇求著。

 

雲夕眼露一絲柔情,『紫上,你讓藤光帶壞了,你不該跟他一樣背叛我。』語畢,雲夕輕手拍昏紫上。這個妹妹的修為只長美貌,沒半點功力,成妖之後也毫無威脅性,日後可能還需要她幫忙媚惑主上,數度轉念後,雲夕輕手放過紫上。

 

『紫上,』藤光君來不及出手阻止,就看到紫上頹然倒下。好在尚有氣息,藤光心頭一鬆,抱起紫上,轉而怒視雲夕,『我帶紫上走,這個世間,你愛怎樣就怎樣,我不管你,你也別糾結於我們的關係了。』

 

『就不愛了嗎?』雲夕啞著聲音問著。

『你曾愛我嗎?』藤光回問。

 

想兩人相遇雲雪山中,一位大仙巧遇一隻白狐,白狐精靈可愛,得知大仙前身是一條大蟒,修得正道而成仙,求著蛇大仙教自己修煉。

 

大仙有感於眾生靈性皆渴望提昇,便教白狐修煉。白狐十分聰明,很快便有了人形,與蛇大仙四處行醫救人,對人間產生了貪念。

 

兩位靈性眾生百年相處,彼此產生了相依相知之情,蛇大仙知道修行不易,雖對白狐多有管教,但更多的是疼惜與寵溺之情。

 

殊不知,白狐常常趁蛇大仙不留意時偷取其他眾生的能量,讓自己的修行可以更快進步。大仙只是感覺有些異狀,但是並不特別留心,不知不覺中,白狐的道心偏離,她變得更貪、更取巧、更多邪思異想,等大仙發掘時,白狐已然成妖,私下修習媚惑妖術,與他的道法大相逕庭。

 

雖然心中憤慨,但更不捨相伴許久的白狐,仍然希望白狐早日回頭。因此陪她下凡,總希望可以卻她回頭,殊不知,白狐在人間做惡多端,招喚一批又一批的狐妖精怪們騷擾人類,世人就此沈淪情慾、瞋恨、怨念之中。

 

事以至此,大仙徹底死心,轉而與紫上相戀。只有紫上的單純與善良可以寬慰大仙的罪咎感。

 

雲夕聞言頹然,她已經不知道愛或不愛了。與大仙雲遊之時的愜意彷彿是好久的事了,她更愛的是人間的慾念,渴望權力、愛戀、金錢、名位、美色等等,為著這些慾念,人類流露出有趣的人性反應,嫉妒、怨恨、仇懟…,她以此操控人類,讓人類屈跪在她的腳下,供她唆擺,滿足了一個小白狐的虛榮心。

 

她根本不眷戀與大仙的過去,但她不能忍受他們背她而去。

 

『藤光君,如果你走了,我一個人留也沒意思了。』雲夕舉起了手中的光球,欲往頭頂自盡。

 

藤光回頭一看,馬上放下紫上,以能量光束滅了雲夕手上的光球,隨即衝到雲夕身旁抓住她的手。『雲夕,修行不易啊,怎麼能輕易做傻事?』

 

雲夕淒然的眼光看著藤光說:『因為我不能忍受你離開我。』

 

語畢,雲夕的左手生出一個光球往藤光的頭部而去。

 

藤光頓時斷了氣息。

 

雲夕隨即從藤光身上取出他修煉千年的丹球,抬眼一看,看到地上的紫上淚眼朦朧地看著她,雲夕心情複雜,既羞又悔,對照著善良的紫上,自已的醜陋無所頓逃。

 

她只能毅然轉身離開,既然開了頭,就該把路走下去,不管結果如何!

 

阿燦親眼見證這一切,當她看到雲夕殺了藤光的剎那,阿燦的心臟彷彿同步停止一般,整個人難以呼吸,她抓著心臟跪倒在地上痛苦不已。

 

阿燦可以感覺藤光死前的那一抹微笑。

 

那個灑脫男子面對愛,袒袒蕩蕩,不悔不恨,不傷不悲。他始終笑看人間情愛,人說怨難離,恨難了,時間到了都只能了,此刻想來,也沒什麼大不了。他記著、愛著那個清靈聰慧的個小白狐,記得紫上對他的柔情愛意,從條大蟒成仙、到人間,這一趟路走得好遠,卻無悔。

 

『藤光,』紫上走到阿燦面前,『你回來了。』

 

阿燦看到紫上的魂魄走來,整個人楞住,這個是紫上的記憶,她的靈魂一直重播著她倆的愛戀時光,以及最痛苦的死別一刻。

 

『紫上,你沒走?』阿燦說。

 

『走不了了,我們所有人都被封印在這裡。』紫上望著枯山水庭院說。『但是我想你一定會回來,你曾經跟我說,死亡不是最終的離別,我相信你會來找我。』

 

阿燦聞言慚愧,她早就忘了這裡一切,如果不是冷凝香要來京都開會,她根本沒想過來日本。

 

『糟了,玲子。』阿燦突然想到玲子他們不知道怎麼了,『紫上,你知道我們入住的房間嗎?我迷路了,你可以帶我回去嗎?』

 

雖然方才一切都是紫上的記憶重播,但是仍無法解釋為什麼整個旅店的空間設計截然不同。

 

『嗯。』紫上柔順地點點頭。

 

她在前方帶路,忽然飄左,忽然轉右。跟著一個幽靈走在千年旅店裡,整個感覺都怪怪的,但是卻好自然喔。

 

阿燦實在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小妞 的頭像
愛小妞

小妞精神

愛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